手机钝角网

首页 外交 大国 周边 新兴国家 安全 经济 七洲志 读书 国际周评


“变天”的马来半岛与中马关系发展

关键词: 马来西亚

来源:国关国政外交学人 2018-05-12 13:57:19

“变天”的马来半岛与中马关系发展

作者:梁策

马哈迪在竞选的时候曾经承诺,当选后会对中国投资加强监管。这让许多人不由担心马来西亚在马哈迪的领导下将不再延续之前积极与中国合作的态度。

  一直以来,因为领导人或党派更替而导致国家的外交政策呈现阶段性波动是东南亚区域政治的一大特色。而相较于菲律宾、泰国、印度尼西亚这些邻国,马来西亚因为执政党的连续性,因此其内部政治结构相对稳定。自1957年独立后,巫统(UMNO)一直是该国的执政党,并在执政联盟“国民阵线”(BarisanNational,简称国阵)中长期占有多数席位。马来西亚的前六位首相:从东古·阿卜杜勒·拉赫曼到前天卸任的纳吉布·阿卜杜勒·拉扎克,均出自巫统这一党派。而曾经的巫统党员,曾任马来西亚第四任首相的马哈迪如今“重出江湖”,以反对派——土著团结党领袖的身份再次当选首相。这是巫统作为马来西亚第一执政党的首次全面失败。

  马来西亚政党的更换势必会引发一系列关于外交政策的讨论。而这一次,由马哈迪代表的土著党会在多大程度上挑战或延续巫统的政策?这些变化将会为中国与马来西亚的外交关系带来怎样的影响?本文将围绕这两个问题,从领导人的政治倾向、马来西亚外交延续性、以及马来西亚国家核心利益三个角度出发,探讨中马关系与区域政治的发展与衍变。

  马哈迪在竞选的时候曾经承诺,当选后会对中国投资加强监管。这让许多人不由担心马来西亚在马哈迪的领导下将不再延续之前积极与中国合作的态度。马哈迪在2017年11月曾批评纳吉布政府的“亲中”行为,并指出这是会让马来西亚逐渐被“殖民”的危险举动。针对B&R中一部分的“东海岸铁路计划”,马哈迪认为:承诺承担的550亿令吉将以低息贷款成为马来西亚的债主,而作为交换,马来西亚的土地、能源资本则会售给债主。这会导致马来西亚的经济受到外国势力的干预,是一种变相的“被殖民”。

  值得注意的是,这其实是马哈迪抨击纳吉布政府的竞选资本。在反对派构建的话语中,纳吉布政府的贪腐与相关国家的支持具有很强的关联性。将纳吉布政府的所作所为放在马来西亚与大国外交的视角下分析,可以看出中美两国在东南亚的博弈已经成为该区域其他国家相互竞争的一项政治资本。马国内部政治的斗争也深受大国博弈的影响。原本纳吉布一直以来在北京与华盛顿之间保持着微妙的平衡。但美国司法部因为“一马公司债务丑闻”而提起的民事诉讼则给纳吉布在国内的执政地位施加了很大的压力。这也让很多人认为其对“一马公司”的态度是促使纳吉布倒向的原因。不论实际原因如何,纳吉布执政后期的确加深了与中国的经济合作。但在马国内部斗争的背景下,纳吉布的举动则被视为是纳吉布利用投资填补“一马发展公司”债务丑闻的贪腐黑洞。这是马哈迪在竞选中表示”加强对华投资监管”的逻辑推理,是政治家将国际形势转化为政治资本的一种策略。

  那么上台后的马哈迪是否仍然坚持其竞选时的态度呢?笔者认为,当选前后的政治倾向偏差已经不是稀奇的事,在民主制度下的国家都上演过的戏码这一次在马国仍然不会有例外。就在当选当天,马哈迪在记者会上表示,他仍然会支持一带一路倡议,虽然马来西亚保留在必要时与北京重新磋商部分协议条款的权利。言外之意,马来西亚在新执政党的带领下,不会全盘否认之前制定的外交政策,与中国的关系也会基本延续之前的发展路线。笔者认为,马哈迪所言可以被视为可靠的信号,而非单纯地“哄中国开心”。而马哈迪当选后对中国的示好是执政状态下的“理性选择”。这种选择亦体现出马国外交的连贯性,是由马来西亚的国家核心利益决定的。

  自从1970年推出新经济政策(NEP)以来,马来西亚政府将经济发展作为优先目标。“经济发展优于国防与外交”这一概念被写入“马来西亚2020年远景规划”里面。有趣的是,这一计划最早就是由时任马来西亚总理的马哈迪在1991年提出的。从1990年初到上一届由纳吉布领导的几届马来西亚政府,得益于政府将重心与资源倾注在经济发展,马来西亚的经济一直保持高速发展,增长速度也远超它的东南亚邻国。从过去近40年的发展趋势看,马来西亚政府的核心在于经济与社会和谐,并非发展军事力量与国防安全。而“2020年远景规划”中甚至很少提及国防与安全问题,同样的,在其他政府相关性文件里面也未涉及。据马来西亚国家贸易和工业部发布的贸易数据显示,自2009年起中国已经连续九年成为马来西亚第一大双边贸易伙伴,约合550亿美元的贸易额。在未来的几年马哈迪任期内,这一趋势不会发生变化。因此,经济发展仍旧是马国的核心国家利益,马哈迪政府会延续吉隆坡一直以来的外交政策。然而值得我们注意的是,虽然马哈迪会与中国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但马哈迪不是菲律宾的杜特尔特,马来西亚并不会显现出“叛美亲中”的杜特尔特效应。马来西亚外交政策的连贯性亦体现在这一点上:吉隆坡会采取与中美两国同时搞好关系,在大国之间保持平衡的原则。这种“对冲防范”(Hedgingstrategy)是马来西亚针对中美两国在亚太地区博弈过程中,倾向使用的外交战略。

责任编辑: 朝子

“变天”的马来半岛与中马关系发展

关键词: 马来西亚

来源:国关国政外交学人 2018-05-12 13:57:19

“变天”的马来半岛与中马关系发展

作者:梁策

马哈迪在竞选的时候曾经承诺,当选后会对中国投资加强监管。这让许多人不由担心马来西亚在马哈迪的领导下将不再延续之前积极与中国合作的态度。

  一直以来,因为领导人或党派更替而导致国家的外交政策呈现阶段性波动是东南亚区域政治的一大特色。而相较于菲律宾、泰国、印度尼西亚这些邻国,马来西亚因为执政党的连续性,因此其内部政治结构相对稳定。自1957年独立后,巫统(UMNO)一直是该国的执政党,并在执政联盟“国民阵线”(BarisanNational,简称国阵)中长期占有多数席位。马来西亚的前六位首相:从东古·阿卜杜勒·拉赫曼到前天卸任的纳吉布·阿卜杜勒·拉扎克,均出自巫统这一党派。而曾经的巫统党员,曾任马来西亚第四任首相的马哈迪如今“重出江湖”,以反对派——土著团结党领袖的身份再次当选首相。这是巫统作为马来西亚第一执政党的首次全面失败。

  马来西亚政党的更换势必会引发一系列关于外交政策的讨论。而这一次,由马哈迪代表的土著党会在多大程度上挑战或延续巫统的政策?这些变化将会为中国与马来西亚的外交关系带来怎样的影响?本文将围绕这两个问题,从领导人的政治倾向、马来西亚外交延续性、以及马来西亚国家核心利益三个角度出发,探讨中马关系与区域政治的发展与衍变。

  马哈迪在竞选的时候曾经承诺,当选后会对中国投资加强监管。这让许多人不由担心马来西亚在马哈迪的领导下将不再延续之前积极与中国合作的态度。马哈迪在2017年11月曾批评纳吉布政府的“亲中”行为,并指出这是会让马来西亚逐渐被“殖民”的危险举动。针对B&R中一部分的“东海岸铁路计划”,马哈迪认为:承诺承担的550亿令吉将以低息贷款成为马来西亚的债主,而作为交换,马来西亚的土地、能源资本则会售给债主。这会导致马来西亚的经济受到外国势力的干预,是一种变相的“被殖民”。

  值得注意的是,这其实是马哈迪抨击纳吉布政府的竞选资本。在反对派构建的话语中,纳吉布政府的贪腐与相关国家的支持具有很强的关联性。将纳吉布政府的所作所为放在马来西亚与大国外交的视角下分析,可以看出中美两国在东南亚的博弈已经成为该区域其他国家相互竞争的一项政治资本。马国内部政治的斗争也深受大国博弈的影响。原本纳吉布一直以来在北京与华盛顿之间保持着微妙的平衡。但美国司法部因为“一马公司债务丑闻”而提起的民事诉讼则给纳吉布在国内的执政地位施加了很大的压力。这也让很多人认为其对“一马公司”的态度是促使纳吉布倒向的原因。不论实际原因如何,纳吉布执政后期的确加深了与中国的经济合作。但在马国内部斗争的背景下,纳吉布的举动则被视为是纳吉布利用投资填补“一马发展公司”债务丑闻的贪腐黑洞。这是马哈迪在竞选中表示”加强对华投资监管”的逻辑推理,是政治家将国际形势转化为政治资本的一种策略。

  那么上台后的马哈迪是否仍然坚持其竞选时的态度呢?笔者认为,当选前后的政治倾向偏差已经不是稀奇的事,在民主制度下的国家都上演过的戏码这一次在马国仍然不会有例外。就在当选当天,马哈迪在记者会上表示,他仍然会支持一带一路倡议,虽然马来西亚保留在必要时与北京重新磋商部分协议条款的权利。言外之意,马来西亚在新执政党的带领下,不会全盘否认之前制定的外交政策,与中国的关系也会基本延续之前的发展路线。笔者认为,马哈迪所言可以被视为可靠的信号,而非单纯地“哄中国开心”。而马哈迪当选后对中国的示好是执政状态下的“理性选择”。这种选择亦体现出马国外交的连贯性,是由马来西亚的国家核心利益决定的。

  自从1970年推出新经济政策(NEP)以来,马来西亚政府将经济发展作为优先目标。“经济发展优于国防与外交”这一概念被写入“马来西亚2020年远景规划”里面。有趣的是,这一计划最早就是由时任马来西亚总理的马哈迪在1991年提出的。从1990年初到上一届由纳吉布领导的几届马来西亚政府,得益于政府将重心与资源倾注在经济发展,马来西亚的经济一直保持高速发展,增长速度也远超它的东南亚邻国。从过去近40年的发展趋势看,马来西亚政府的核心在于经济与社会和谐,并非发展军事力量与国防安全。而“2020年远景规划”中甚至很少提及国防与安全问题,同样的,在其他政府相关性文件里面也未涉及。据马来西亚国家贸易和工业部发布的贸易数据显示,自2009年起中国已经连续九年成为马来西亚第一大双边贸易伙伴,约合550亿美元的贸易额。在未来的几年马哈迪任期内,这一趋势不会发生变化。因此,经济发展仍旧是马国的核心国家利益,马哈迪政府会延续吉隆坡一直以来的外交政策。然而值得我们注意的是,虽然马哈迪会与中国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但马哈迪不是菲律宾的杜特尔特,马来西亚并不会显现出“叛美亲中”的杜特尔特效应。马来西亚外交政策的连贯性亦体现在这一点上:吉隆坡会采取与中美两国同时搞好关系,在大国之间保持平衡的原则。这种“对冲防范”(Hedgingstrategy)是马来西亚针对中美两国在亚太地区博弈过程中,倾向使用的外交战略。

  此外,马哈迪政府预计会为马来西亚华人群体提供更多利益保障。因为纳吉布政府针对马来群体的倾斜政策,使得华人群体的利益受损。到2013年大选的时候,马来西亚华人工会(MCA)遭受了空前的失败,马华与国阵失去了大部分华人的选票。纳吉布使用种族-宗教的战略与放弃华人选取最终失败了。通过2013年与这次大选失败的教训看,国阵需要回到多元种族的根基,华人与印度人组成的政党应当被认真的对待,而不是巫统的工具,这也是国阵面临的最艰巨任务之一。因此,马哈迪上台后重新重视华人政党,维护华人利益的可能性提高。华人团体受到重视将会为中马两国关系的发展起到促进性的作用。

  过渡时期的马来西亚政局将会是混乱的,这毫无疑问。随着新政权的出现,会出现一些不确定性与模糊性。对于马国人民来说,他们不能过高地期望时期进展会一切顺利,因为这是人们渴望变革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对于马来西亚的外交来说,笔者认为马哈迪的上台虽然会给马国外交带来一定程度上的波动与不可测因素,但马国的核心利益仍然会是经济发展与社会稳定。在此基础上,马国会支持中国在马国的投资建设。中马两国关系不会因为马国的内部政治的巨变而动摇。

朝子
收藏 分享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