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钝角网

首页 外交 大国 周边 新兴国家 安全 经济 七洲志 读书 国际周评


中国对外关系的一大问题是用历史观冲撞世界

关键词: 中国外交 中国

来源:钝角网 2018-10-07 08:07:06

中国对外关系的一大问题是用历史观冲撞世界

作者:马云根

我们没有价值观可用,也知道历史观不能用于处理与邻国的关系,因为,各国的历史观形成的历史性权利完全不同,常常是相互对抗的。如果都用本国的历史性权利对外行事,世界将不得安宁。但在中国又不得不用历史观来处理对外事务,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当下中国同西方世界的主要矛盾,大都是源于中国用历史观冲撞世界产生的结果。为什么中国总是在用自己的历史观去对撞世界,在外部的一片声讨当中,中国国内的反应却是西方国家阴谋论的泛滥,其中的原因,是个无法解决的固有问题。

  任何国家的历史观都是面对本国国民的,这是每个国家、每个民族谈论自身历史最主要的原因。

  首先,民族国家本就是用民族神话养育的国家。

  其次,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几乎没有一个不试图通过经由解读历史来操弄民族感情的。

  价值观才是处理邻国关系的桥梁,核心价值观更是以法律形式固定下来,确立社会的基本价值原则,能够使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有法可依,不会随国民的道德情感而发生改变。

  以“自由、民主、平等、人权”为口号的西方的普世价值观,就是以法律的形式固定下来。其理论源自三个文件,1689年通过的《权利法案》标志着英国君主立宪制的确立。1776年美国发布的《独立宣言》以及随后的《联邦党人文集》,肯定了自由、民主、平等、追求 个人幸福是人固有的权利。1789年法国通过《人权宣言》,揭示了天赋人权、自由、平等、博爱的原则,成为资产阶级夺取政权和巩固政权的思想利器。作为资产阶级反封建斗争的纲领性文件,这三个法案将资产阶级的核心价值观是以法律形式固定下来,确立了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价值原则。因为具有法律基础,在处理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时,有法可依,内外一致。

  历史观叙述的是历史长河的道德感观,而价值观是当下的法律规则的认同。历史观需要的是他者对我的认同,而价值观需要的是双方对社会规则产生共识。由于每一个国家都有一套自我正义的历史观,用来面对本国国民,这在各国的历史叙述中屡见不鲜,更何况,本国历史上的英雄常常对他国人民来说很可能就是个恶魔。如此一来,要求他国国民认同本国的历史观,如天方夜谭,什么故事也没法打动,更别提历史的视角不同。哪怕是不远的过去,一起并肩战斗、流血牺牲,也不会对当下历史观的认同有所帮助。

  中国目前没有对外的价值观可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没有用本国的法律固定下来,也就不可能对外输出,马克思主义理论更不可能接受用西方的普世价值观来处理与邻国的关系。

  中国为何要用自古以来等历史观,处理与邻国的关系。这是由于处理对外关系时,没有价值观却又要有鲜明的立场所致。

  1. 强调要对中国历史观的认同,即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中国现行的政党制度是中国近现代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也是当代中国现实发展的客观需要,在中国搞西方的多党制,既不符合我国国情,也违背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

  2.过去的权宜之计的方式,已不适应中国崛起后人民的要求。“摸着石头过河”、韬光养晦、搁置争议之说等,都已无法满足民众的大国想象,也不匹配中国当今的国际地位,客观上是逼迫外交中必须表明鲜明的态度。

  3.处理对外关系上,本国的历史观已经令国家的代表没有退让的余地,党的执政地位已经深深的嵌入到历史当中,成为历史发展的必然。而当代中国爱国主义精神的最重要体现,就是“坚持爱国和爱党、爱社会主义相统一。”

  4.大众媒体也只有一条路,为中国夺取话语权的方式,也是在强调历史观,而没有别的方式,其变化也只能是做阴谋论的文章。

  我们没有价值观可用,也知道历史观不能用于处理与邻国的关系,因为,各国的历史观形成的历史性权利完全不同,常常是相互对抗的。如果都用本国的历史性权利对外行事,世界将不得安宁。但在中国又不得不用历史观来处理对外事务,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用一个他国完全不能接受的方法处理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必然引发争议,这个争议又必定会影响到党的执政地位,是在否定中国的历史观。做出反驳又不能危害到历史,令价值观无法采用,只能是诉诸阴谋论的方式。这就是我们常见的引发争端的标准模式,也是引起社会对爱国认识分裂的原因,学者最为拿手的方法是,先用阴谋论把问题异化带向历史,然后在历史的长河进行想象中的论述。

责任编辑: 昀舒

中国对外关系的一大问题是用历史观冲撞世界

关键词: 中国外交 中国

来源:钝角网 2018-10-07 08:07:06

中国对外关系的一大问题是用历史观冲撞世界

作者:马云根

我们没有价值观可用,也知道历史观不能用于处理与邻国的关系,因为,各国的历史观形成的历史性权利完全不同,常常是相互对抗的。如果都用本国的历史性权利对外行事,世界将不得安宁。但在中国又不得不用历史观来处理对外事务,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当下中国同西方世界的主要矛盾,大都是源于中国用历史观冲撞世界产生的结果。为什么中国总是在用自己的历史观去对撞世界,在外部的一片声讨当中,中国国内的反应却是西方国家阴谋论的泛滥,其中的原因,是个无法解决的固有问题。

  任何国家的历史观都是面对本国国民的,这是每个国家、每个民族谈论自身历史最主要的原因。

  首先,民族国家本就是用民族神话养育的国家。

  其次,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几乎没有一个不试图通过经由解读历史来操弄民族感情的。

  价值观才是处理邻国关系的桥梁,核心价值观更是以法律形式固定下来,确立社会的基本价值原则,能够使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有法可依,不会随国民的道德情感而发生改变。

  以“自由、民主、平等、人权”为口号的西方的普世价值观,就是以法律的形式固定下来。其理论源自三个文件,1689年通过的《权利法案》标志着英国君主立宪制的确立。1776年美国发布的《独立宣言》以及随后的《联邦党人文集》,肯定了自由、民主、平等、追求 个人幸福是人固有的权利。1789年法国通过《人权宣言》,揭示了天赋人权、自由、平等、博爱的原则,成为资产阶级夺取政权和巩固政权的思想利器。作为资产阶级反封建斗争的纲领性文件,这三个法案将资产阶级的核心价值观是以法律形式固定下来,确立了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价值原则。因为具有法律基础,在处理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时,有法可依,内外一致。

  历史观叙述的是历史长河的道德感观,而价值观是当下的法律规则的认同。历史观需要的是他者对我的认同,而价值观需要的是双方对社会规则产生共识。由于每一个国家都有一套自我正义的历史观,用来面对本国国民,这在各国的历史叙述中屡见不鲜,更何况,本国历史上的英雄常常对他国人民来说很可能就是个恶魔。如此一来,要求他国国民认同本国的历史观,如天方夜谭,什么故事也没法打动,更别提历史的视角不同。哪怕是不远的过去,一起并肩战斗、流血牺牲,也不会对当下历史观的认同有所帮助。

  中国目前没有对外的价值观可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没有用本国的法律固定下来,也就不可能对外输出,马克思主义理论更不可能接受用西方的普世价值观来处理与邻国的关系。

  中国为何要用自古以来等历史观,处理与邻国的关系。这是由于处理对外关系时,没有价值观却又要有鲜明的立场所致。

  1. 强调要对中国历史观的认同,即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中国现行的政党制度是中国近现代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也是当代中国现实发展的客观需要,在中国搞西方的多党制,既不符合我国国情,也违背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

  2.过去的权宜之计的方式,已不适应中国崛起后人民的要求。“摸着石头过河”、韬光养晦、搁置争议之说等,都已无法满足民众的大国想象,也不匹配中国当今的国际地位,客观上是逼迫外交中必须表明鲜明的态度。

  3.处理对外关系上,本国的历史观已经令国家的代表没有退让的余地,党的执政地位已经深深的嵌入到历史当中,成为历史发展的必然。而当代中国爱国主义精神的最重要体现,就是“坚持爱国和爱党、爱社会主义相统一。”

  4.大众媒体也只有一条路,为中国夺取话语权的方式,也是在强调历史观,而没有别的方式,其变化也只能是做阴谋论的文章。

  我们没有价值观可用,也知道历史观不能用于处理与邻国的关系,因为,各国的历史观形成的历史性权利完全不同,常常是相互对抗的。如果都用本国的历史性权利对外行事,世界将不得安宁。但在中国又不得不用历史观来处理对外事务,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用一个他国完全不能接受的方法处理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必然引发争议,这个争议又必定会影响到党的执政地位,是在否定中国的历史观。做出反驳又不能危害到历史,令价值观无法采用,只能是诉诸阴谋论的方式。这就是我们常见的引发争端的标准模式,也是引起社会对爱国认识分裂的原因,学者最为拿手的方法是,先用阴谋论把问题异化带向历史,然后在历史的长河进行想象中的论述。

昀舒
收藏 分享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