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钝角网

首页 外交 大国 周边 新兴国家 安全 经济 七洲志 读书 国际周评


中国对朝核问题和谈政策与可行性分析

关键词: 朝核问题 朝鲜半岛 美国 日本

来源:国关国政外交学人 2016-12-23 16:53:56

中国对朝核问题和谈政策与可行性分析

作者:吴晨瑜 杨舒涵

2016年朝鲜在核武上屡屡动作让让相关国家压力倍增。中国作为负责任大国,提出以“重启六方会谈”为框架、“半岛无核化与停和机制转换并行推进”为内容的谈判方案,具有完备性和创新性。但在美韩对朝和谈冷淡、朝鲜弃核意愿不断下降的大形势下,中国和谈方案在实际推行中“遇冷”。朝核问题的解决不能仅靠制裁与威慑也不能仅靠中国“发力”。各方必须认识到重启和谈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切实同中国一道进行具体合作。

     2016年1月6日,朝鲜以第四次核试验,也是第一次“氢弹”试验给全世界带来了“新年问候”。当各国还在揣测是否此次试验爆炸当量是否为“氢弹”爆炸时,朝鲜于2月7日通过“光明星”运载火箭将一地球观测卫星发射升空,再次违反联合国安理会“1718号”“2094号”等决议,全球哗然。3月,联合国安理会全票通过2270号决议,堪称“史上最严”对朝制裁。朝鲜当即于次日发射数枚导弹以示抗议,3月、4月、6月又多次发射“芦洞”“舞水端”等中程导弹并成功进行水下潜射。7月13日,美韩正式宣布在庆尚北道部署“萨德”反导系统(THAAD),随后19日朝鲜发射三枚导弹,“导弹的飞行距离覆盖了韩国全境”。8月3日朝鲜发射导弹并首次落入日本领海,24日再次发射导弹落入日本防空识别区,据推测是为抗议22日美韩启动的“乙支自由卫士”年度联合军演。2016年9月9日,朝鲜进行第五次核试验。

 

  一年内两次核试验和数次导弹试射让周边各国压力倍增。对此中国在谴责朝鲜的同时始终坚持“对话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这一立场,并提出了调停方案。朝鲜半岛僵持不下,中国的朝核问题和谈政策,以及各方尤其美朝对中方政策的态度,决定着朝核问题未来将何去何从。

 

  一、中国的调停政策分析

 

  中国对朝鲜核问题一贯保持“三坚持”立场,即坚持实现半岛无核化目标,坚持维护半岛及地区和平稳定,坚持通过对话协商解决面临的问题。当下中国在朝核问题谈判上的主张可简单概括为以下两方面。

 

  一是呼吁恢复六方会谈的多边谈判机制。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于今年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已经有了很成熟的经验,就是六方会谈。六方会谈的做法就是把各自的关切都拿到桌面上来,然后相互对接,同步向前推进,一并加以解决......‘2270号’决议还重申要恢复六方会谈通过谈判解决问题。我们需要恢复六方会谈,把半岛核问题重新拉回到谈判解决的轨道上来。”二是今年刚提出的“并行推进”和谈思路,即并行推进半岛无核化与停和机制转换。“没有半岛无核化,就没有停和机制转换;反过来停和机制转换不起来,各方的合理关切、包括朝鲜方面的安全关切都得不到解决,那么无核化也难以真正可持续地落到实处。”中国希望借此在确立无核化的大方向上平衡谈判各方需求。可以说,六方会谈是较为成熟的谈判框架和机制,而半岛无核化与停和机制转换则是对谈判内容和进程的创新性规划,二者相辅相成,共同构成当今中国在朝核问题上的体系性谈判方案。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并不是朝鲜拥核的“直接受害者”,其半岛无核化主张除顺应国际舆论和时代主题外,主要为“三坚持”中的维护半岛和平稳定。朝鲜拥核加剧朝鲜半岛南北关系紧张、增加地区不稳定因素,与中国谋求周边安定、维护国内发展的战略利益相违背。

 

  首先中国与朝鲜半岛两国重要而复杂的利益关系要求中国参与朝核问题进程,但态度又必须十分谨慎以平衡南北方关系。一边是毗邻中国东北、对中国具有重要地缘政治影响和历史羁绊的朝鲜,一边是与中国关系从“政冷经热”逐步发展为“政热经热”的韩国。在南北双方互相抗衡的局势下,中国力求维持半岛力量结构平衡:南弱北强美国必然增大在韩国力量部署,给中国带来军事和发展压力;南强北弱,朝鲜一旦内部出现动乱必然给中国东北造成安全压力。在双边关系上韩国已成为中国不可放弃的经济和区域安全合作伙伴,但在中朝双边关系中,中国要面临的选择是要“有核、对中国友好的朝鲜”还是“有核、对中国敌对的朝鲜”。在此两难境地下,选择积极推动和谈,努力扮演调停人的角色,照顾到双方需求的同时更展现出对双方的友好和诚意,并借助多边和谈引入各方力量对半岛进行牵制,是符合中国利益的。

 

  中国所提出的朝鲜半岛无核化与朝鲜半岛停战机制转换和平机制并行推进,事实上回击了美国在朝核问题上的“中国责任论”。例如2016年1月第四次朝鲜核试验后,美国主流媒体CNN报道美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言论,称“朝核问题是北京要解决的”,并扬言威胁中国;前国际通讯员及《崩塌:朝鲜核危机内幕》作者、现南加州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沟通战略顾问齐迈可(Mike Chinoy)也表示“中国现在必须做点什么了”。美国的观点自然也使韩国、日本期望或要求中国在朝核问题上作出努力;朝核问题的持续僵局又加重了中国外交压力。“并行推进”思路实际上指明美国才是朝核问题的主要责任方、《朝鲜停战协定》和美国在半岛驻军使朝鲜缺乏安全感是朝鲜发展核武的原因,而中国乐意帮助双方回到谈判桌。

 

  二、各方对中国政策的反应

 

  在当下朝核问题解决进程僵持不前、朝美韩矛盾持续激化的现状下,中国所提出的对朝和谈政策最为具体,也合理地考虑到各方的利益诉求,反映了中国为稳固东北亚安全格局、促进半岛和平所做出的持续性努力。作为调停人的中国,除提出的和谈方案具有前瞻性和合理性外,也受制于各相关方的反应。各方对朝核问题谈判的态度、政策、期望以及所涉及利益,都直接影响“并行推进”的六边会谈多边谈判模式在未来朝核问题中有多大生存空间。

 

  (一)日本与俄罗斯

 

  在六个相关方中,俄罗斯和日本立场及相关利益相对简单。俄罗斯在东北亚政治格局中影响不言而喻,但俄罗斯境况决定俄罗斯不会在朝核问题上采取积极主动态度。俄罗斯当下在乌克兰问题和叙利亚争端上消耗了大量军事、外交资源,且近年俄罗斯进行海外实力收缩,除朝鲜核计划带来了边境安全隐患和核大国地位受到客观影响外,俄罗斯无心也无力过度干涉朝核事务。另一方面,普京执政后推行实用主义外交,重视同东北亚国家韩国发展经贸合作振兴远东,因此双方关系在卢武铉、李明博、朴槿惠政府时期不断升温、往来密切,签订经贸领域《共同行动计划》及债务、劳务等多项合作协议;俄罗斯与朝鲜的“传统盟友”关系虽日趋冷淡,但朝鲜稳定对俄罗斯远东安全也意义重大,俄罗斯采取激烈谴责制裁、彻底恶化对朝关系并不现实,且在美俄外交对抗下,俄罗斯不愿意遵从美国朝核问题解决思路。对于为平衡与朝韩两国的双边关系又不愿牵扯过多力量的俄罗斯,中国关于重新返回多边谈判机制的建议迎合了其需求,尊重了俄罗斯的大国地位。

 

  2016年9月朝核实验后,日本官方立即强烈谴责。而无论在首相安倍晋三9月9日的声明强调朝核问题对日本安全的严重威胁以及呼吁安理会采取进一步行动、日美两国首脑电话商谈中希望在朝核问题上美国能与日本紧密合作、确保日本安全,还是与9月14日中日两国外长电话商谈中希望中日在安理会框架下进一步加强合作,都表现日本对抗朝鲜措施的强化,对朝鲜提出了弃核要求,但鲜有提及希望将朝核问题重新带回谈判轨道,仅仅提到朝鲜核试验违背了六方会谈的共同声明。相比于核问题的具体解决,日本对于被绑架日本人问题显得更为关切,不仅在之前的六方会谈中一直将其列为对朝和谈的主要内容,六方会谈破裂后日朝间关于被绑架日本人问题的谈判一直未中断,且主要通过中国和蒙古渠道进行。2014年5月日朝双方于斯德哥尔摩会谈,朝鲜答应重启对被朝绑架日本人的调查,而作为回报日本将减轻对朝单边制裁,之后双方当年又进行三次会谈;据媒体报道,双方在2015年、2016年又分别进行两次秘密会谈。在朝核问题不断激化、日本安全受到严重威胁、日朝关系表面剑拔弩张的情况下,两国关于绑架问题仍保持正式或非正式的密切单边会谈,显得十分“反常”。在2月10日发布的“日本对朝制裁措施”最后提到“在‘对话与施压’、‘行动对行动’的双重政策指导下,日方强烈要求朝鲜对于如何全面解决诸如绑架、核、导弹等值得关切的问题作出积极回应,其中将绑架问题列于核问题之前,似乎表现出相比于核问题的具体解决,日本对于通过谈判解决被绑架日本人问题显得更为关切。而另一方面,朝核问题威胁其安全,但由于地理相关性及日美同盟框架,日本在朝核问题上与朝对话难以有独立政策影响力,不会与美国立场相悖,但日本与朝的对话渠道仍值得关注。

 

  俄、日两国在朝核问题中的地位和作用不可小觑。两国利益关系和政策看似有很大分歧然但实际上或对朝核问题重新回到谈判轨道持支持态度,或已经在其他方面展开和持续着与朝鲜对话;同时中国所提出的调停方案即借鉴了较为成熟的多边谈判模式,又照顾到各方利益,因此;两国总体上对该方案不会有排斥态度。而另一方面,由于种种原因三国对重启朝核对话影响力有限,实际决定权仍然在韩、美、朝三国手中。面对中国调停方案推进效果并不理想的现状,分析韩、美、朝三方对朝核问题和谈的态度与利益考虑显得尤为重要。

 

  (二)美国

 

  2016年2月23日中美两国外长在华盛顿联合召开记者招待会,会见中国外交部部长王解释了中国所提出的“半岛无核化与停和机制转换并行推进”和谈新思路,并强调作为六方会谈主席国,会继续努力重启六方会谈;美国国务卿克里在发言中称美国与中国在将朝核问题带回六方会谈进程、切实展开无核化谈判上态度是一致的,并表示只要朝鲜重新回到无核化的谈判桌,美朝有希望就朝鲜半岛未解决问题进行合作协商。

 

  表面上美国对中国提出和谈方案表示基本认同,但回顾2015年和2016年美国国务院对国会关于朝鲜问题汇报声明,可发现其政策的一贯保守性未出现任何改变:在表态“与朝鲜谈判的大门一直敞开”同时,强调“朝鲜明确表现出诚实可信的弃核意愿”是开启会谈的前提;强调与六方会谈其他各方加强合作同时,坚持通过“制裁、威慑和外交孤立”的途径向朝鲜加压,逼迫其返回谈判轨道。2016年9月向国会关于“美国有效应对朝鲜威胁”的报告中指出,朝鲜第五次核试验后美国通过驻各国大使馆向各国呼吁谴责核试验,部分国家在美国影响下采取了切断与朝鲜经济联系、降级或取消与朝鲜官方会面或访问等措施。美国一方面肯定中国在朝核问题中扮演的积极重要角色、希望加强与中国紧密合作的同时,另外一方面不断表示中国可以并应当在对朝施压与经济制裁中扮演更重要角色,并多次强调中朝的经贸联系对朝鲜核事业的促进作用。2016年9月朝鲜第五次核试验后美国国防部部长卡特表示,朝鲜此次核实验“北京应当担负责任”。

 

  综观美国声明立场,其对朝和谈基本政策遵循着所谓“战略耐心”(Strategic Patience)的外交战略。该战略最早由美国国家安全顾问赖斯于2015年正式提出,但实际上贯穿着奥巴马执政时期对朝政策。在此方针下,美国一方面通过多渠道向朝施压,要求朝鲜重返六方会谈,另一方面对实际与朝鲜接触保持冷淡和保守态度。近年内美朝有多次接触机会,但都被美国终止:2013年10月,中国特使曾前往华盛顿向美国副国务卿谢尔曼(Wendy Sherman)传达朝鲜愿意无条件重启关于其核武计划的谈判,并敦促美国立即接受朝方请求,而美国表示朝方必须提供“具体证据”证明其弃核意愿,意味着“即使为减少制裁和转变朝鲜战争停战协议为和平协定而进行谈判,平壤也必须允诺弃核这个美国寻求的最终目标作为谈判前提”;2015年初,美朝在新加坡进行非官方接触,朝鲜提出“不核试换不军演”,美国国务院表示朝方此举是“暗示性威胁”;2016年2月,朝鲜再次通过渠道向美国表示愿为“结束两国几十年敌对而重启谈判”,而美国表示朝鲜弃核是重启谈判的第一步。和谈重启条件上美国如此苛刻,在和谈具体方案及美国愿意提供谈判筹码上更为模糊。美国至今仍未正面回应中国提出的“并行推进”思路,或是对开展朝核问题谈判做出建设性和实质性的规划。

 

  美国对重启朝核问题谈判持消极态度也有其历史经验考虑。经过二十多年的漫长谈判,对朝核问题谈判的信心不断消减。在六方会谈中虽各方达成了“口头对口头、行动对行动”的约束机制,但谈判成果可逆性大,最终朝鲜退出六方会谈也无任何违约机制进行惩罚。2009年奥巴马上任之初曾表示与朝鲜和谈意愿——“如果你们愿意松开攥紧的拳头,我们愿意伸出手”——但随后的朝鲜卫星发射使美国彻底转变态度,奥巴马政府表示拒绝再次陷入朝鲜“挑衅(provocation)—勒索(extortion)—奖励(rewarding)”的恶性循环。六方会谈模式的惩戒机制缺失让美国对谈判持消极态度,对于中方所提出的“并轨制”谈判也了无兴趣。

 

  2016年发表于《外交评论》的《朝核问题重估:僵局的根源与影响》中对美国的政策逻辑进行了解析:“六方会谈无法解决朝核问题,只会让朝鲜利用各方分歧赢得发展核武器的时间;中国是解决朝核问题的关键,而中国未必与美国全心合作对朝鲜施压;朝鲜领导人是非理性的,无法与其进行谈判,即使通过谈判与朝达成协议,朝方也不会认真遵守;朝在内外压力之下迟早会发生崩溃,如朝崩溃核问题自然解决因此更没必要与其谈判。”与推进谈判相反,奥巴马政府采取“后果管理”模式,增大在东北亚军事部署,试图降低朝核威胁力以逼迫朝鲜弃核;同时继续增加对朝制裁,并向中国施加压力。因此中国的和谈方案难以得到美国实际上的支持与配合。

 

  (三)韩国

 

  韩国作为朝核问题的直接相关方及朝鲜核武器的首要打击对象,其态度在对朝和谈中十分重要;而通过2016年相关报道可看出,韩国对朝态度越发强硬,对重启朝鲜核问题谈判寄予较少希望。相对于呼吁重返谈判进程,韩国当前更强调面对不断增强的核威胁,如何加强自我防御,并通过外交和制裁手段对朝鲜反击。朝鲜第五次核试验后,2016年9月11日青瓦台外交安保部首席秘书金奎显发表生明称,面对朝鲜的不断挑衅行为,韩国将付出军事外交上的一切努力,包括“促联合国酝酿新的制裁决议案、增强包括部署‘萨德’在内的韩美联合防卫力量、扩大包括核保护伞在内的延伸威慑等所有应对措施”等;9月12日朴槿惠总统召集韩国三大党领导人召开紧急会议,“应铭记朝鲜核导是实实在在、迫在眉睫的威胁,并非单纯恐吓或谈判手段”,并要求“加强美国核保护伞等一切军事力量和韩军对朝反制能力”;韩国执政党新世界党内多名高官更表示,面对朝鲜核威胁韩国不仅要争取美国向韩国重新部署战术核武器,还应当发展自主核武库,“以核抗核、以攻为守”。

 

  韩国对于重启朝核问题谈判十分谨慎,坚持“无核化先于和谈”。2016年朴槿惠在接受《伊朗报》采访时曾表示,伊核谈判成功对朝核问题具有重大启迪意义,韩国力促朝鲜放弃威胁挑衅、效仿伊朗,真正步入谈判解决核问题的进程,重返国际社会;但朴槿惠也表示目前朝鲜“不会重返无核化对话桌”,并谴责韩国与国际社会为重启无核化对朝提供的援助被朝鲜用于核项目,是“金正恩自私自利的行为”。针对中朝、朝美几次接触,韩国外交部表示韩美在对朝和谈问题上的立场始终一致不变,任何对话必须以无核化为先导,并表示“与朝仓促对话只会为其发展核武赢得时间”。

 

  对于中国提出的和谈方案,韩国并无直接反对,但其表态暗示中国方案并不切实可行,并对中朝接触保持警惕关注。韩联社对2016年4月华盛顿核安全峰会报道中表示,“习近平同时谈到制裁与对话并行也给朝核问题解决进程留下一项课题,一旦中国的朝核政策重心从“实现无核化与停和机制转换并行推进”转向对话,与坚持优先无核化的韩美日三国的立场渐行渐远,可能使国际社会联手解决朝核问题的统一战线出现裂痕”;对于“中国向美国试探以朝鲜冻结核计划和重返《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为条件签订朝美和平协定意向”的报道,韩国进行辟谣称“并行推进”方案已遭到朝鲜公然拒绝,在此情况下“中方对美试探停和机制转换并行谈判意向的说法逻辑上前后矛盾”;中国副外长访朝期间,韩国外交部发言人暗示“不希望刘振民在访朝过程中留下使朝鲜误判形势的余地,韩方希望中方向朝方传达国际社会‘不容朝核’和制裁朝核的坚定意志”。

 

  朝鲜核武能力不断升级、挑衅行为不断加剧情况下,韩国出于自身安全老驴,在军事、制裁、外交上对朝强硬不断升级,紧密加强与美日合作,与中国积极对话;而对于重启和谈,韩国与美国保持高度一致的冷淡,甚至表现出比美国更为保守、不信任的态度。因此中国关于重启六方会谈和并行推进的方案并不被韩国看好。除此之外,中韩在朝核问题对话上合作前景出现两点障碍。一是朝鲜在表达接触时更多希望与美国进行直接,而很少表现出与韩国对话的意愿,甚至存在将对韩国的军事威慑作为开启对美谈判“筹码”的可能,从而使中国在构建朝核问题对话机制时陷入两难境地;二是在萨德部署后,中韩两国关系陷入低谷期,对两国在重启朝核问题对话的合作可能产生消极影响。萨德问题中韩遇冷同时,客观上使朝鲜对于中国在中美矛盾加剧下的政治价值被放大,也有分析认为2016年中朝关系升温是中国对韩的“外交惩罚”。

 

  (四)朝鲜

 

  朝鲜对中国所提出和谈方案同样持否定消极态度。2016年4月21日朝鲜外务省发言人曾表态,“当今情况下‘周边国家’提出的‘重启六方会谈’‘半岛无核化与停和机制转化并行’是不切实际的”,还称之为“小孩子都认识到不可能的梦呓”。但值得注意的是,朝鲜在近年内仍保持与中美互动并不时表达与美国的谈判意愿,如上文所提及朝鲜于2013年、2015年、2016年分别通过中国、新加坡等途径向美国表示谈判意愿,虽然都以失败告终。7月22日北京召开“东北亚合作对话会”,六方会谈各参与国官员、学者出席,其中包括朝鲜外务省美大局副局长崔善姬;崔虽在会谈开始即表示“重启六方会谈无望”,但与会过程中也向美国提出“放弃敌视政策,与朝签订和平条约”等要求。同时,中朝在近年经历持续冷淡后,在2016年出现了“频繁”的高层互动。2016年5月底朝鲜劳动党副委员长李洙墉率团来华通报七大情况并受到习近平总书记亲自接见,会谈中李转述金正恩口信称“朝方希望与中方共同努力,加强和发展朝中传统友好关系,维护朝鲜半岛及东北亚地区和平稳定”。此外朝鲜重要政治人物崔龙海与北京接触、中朝外长在老挝进行会谈等都引人注目。

 

  根据其近年核试验及导弹试射情况,学界基本确认朝鲜已具备一定核弹头和核打击能力。朝鲜核能力经过多年发展,其弃核意愿也在不断下降。从上世纪《美朝框架协议》达成,到2003年朝鲜再度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六方会谈启动,虽谈判波折起伏,但朝鲜仍保持合作意愿;关于朝鲜最终是否违反《美朝框架协议》也存在争议和讨论,但总体认为朝鲜希望通过认真执行协议以提升美朝政治经济关系。六方会谈期间虽取得一定进展,达成“9·19共同声明”“2·13共同文件”“10·3共同文件”等,朝鲜也于2008年6月炸毁冷却塔、启动核反应堆“去功能化”,但美朝双方摩擦不断,履行协议节奏放缓,防备心加强。2009年朝鲜发射“光明星2号”,受联合国安理会谴责后立即宣布退出六方会谈并不再承认之前任何协定,2009年迄今朝核谈判无任何实质性进展。三个谈判阶段中朝鲜合作意愿不断下降,态度日渐强硬,且谈判要价不断上升;官方表态上也将“核武拥有国”写入国家宪法,甚至宣称“朝鲜将诚实地履行对国际社会所负的不扩散核武器义务,为实现世界的无核化而做出努力”。如将朝鲜核计划实施分为两阶段,则可以大胆估测朝鲜已经完成发展具备基本核能力的第一阶段,且正在向第二阶段,即稳固其“拥核国家”身份,并着手恢复经济进行尝试性迈进。“并行推进”思路要求朝鲜以放弃核武计划换取朝鲜半岛和平协议及美撤出在韩合法驻军,朝鲜无法接受;而其官方表态与外交动向又表现出对停和机制转换的需求。

 

  必须直面的现实是,朝鲜的核武发展正在经历从“谈判筹码到威慑手段”的转变。朝鲜虽然对中国调停方案表示反对,但并未完全关闭和谈的大门;然而在朝鲜几次“谈判请求中”,只看到希望与美“修好”,并未提出任何具体谈判“筹码”。面对国内持续经济困难和粮食紧张,朝鲜未来对通过和谈以减免制裁、发展经济的需求是刚性的,但这种和谈将会以何种条件为前提、何种模式为框架,及朝鲜是否能表现出足够诚意仍难以预料。

 

  三、结语

 

  中国当前以“六方会谈”与“并行推进”相结合的谈判思路具有很强的完备性和创新性,照顾到了各方利益,考虑到了朝核问题的复杂性,是一套具有历史性意义的谈判方案。而由于各方的利益分歧和政策导向,中国的对朝和谈政策在实际推行中“遇冷”:“并行推进”自2016年年初被提出后进展不甚理想,未得到各方尤其是美朝的积极回应;而重启“六方会谈”作为中国在朝核问题上一贯立场被反复提及,但重启之路仍遥遥无期。各相关方,尤其美日韩三方仍坚持以增加制裁为途径解决朝核问题或通过军事部署以“后果管理”的模式降低朝鲜核武影响。任何一套政策奏效除需政策本身完善全面外,也受制于时机和外部环境的接纳程度。中国对重启六方会谈和实现半岛无核化与半岛和平协定的美好愿景,还需要很长时间来实现。

 

  但同时各方也必须认识到,拒绝和谈、一味对抗的“老路子”在朝鲜核武日益壮大的现状下已经走不通。以美国为例,集体制裁和单边制裁多年后,美国的制裁手段不断升级以至于近乎殆尽;美国在东北亚地区通过加强军事部署和力量调动对朝核问题“后果管理”,虽能安抚盟友、降低朝核风险,但引起了中、俄反弹。虽美国官方声明反复强调“萨德部署为保护盟友免于朝鲜导弹威胁,并非针对中国”,但中国、俄罗斯对此分别表示强烈反对。除加剧地区紧张,加深中美、美俄全面对抗外,美国必须考虑此举是否会将朝鲜半岛的结构性对立扩大到整个东北亚。

 

  各方必须认识到重启和谈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切实同中国一道进行具体合作;同时中国方面也应对各方利益进行更深入分析,与各方展开具体、有针对性的商讨,从形式和内涵上改进以六方会谈为架构的“并行推进”谈判方案。任何一项方案,尤其是针对如此尖锐矛盾的调停方案,必然需要各方长期磨合以及方案本身的不断完善。但从方案构想、到具体计划、再到切实的和谈,不仅需要纸面上的理论构想,更需要六方的切实行动和不断尝试。

责任编辑: 朝子

中国对朝核问题和谈政策与可行性分析

关键词: 朝核问题 朝鲜半岛 美国 日本

来源:国关国政外交学人 2016-12-23 16:53:56

中国对朝核问题和谈政策与可行性分析

作者:吴晨瑜 杨舒涵

2016年朝鲜在核武上屡屡动作让让相关国家压力倍增。中国作为负责任大国,提出以“重启六方会谈”为框架、“半岛无核化与停和机制转换并行推进”为内容的谈判方案,具有完备性和创新性。但在美韩对朝和谈冷淡、朝鲜弃核意愿不断下降的大形势下,中国和谈方案在实际推行中“遇冷”。朝核问题的解决不能仅靠制裁与威慑也不能仅靠中国“发力”。各方必须认识到重启和谈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切实同中国一道进行具体合作。

     2016年1月6日,朝鲜以第四次核试验,也是第一次“氢弹”试验给全世界带来了“新年问候”。当各国还在揣测是否此次试验爆炸当量是否为“氢弹”爆炸时,朝鲜于2月7日通过“光明星”运载火箭将一地球观测卫星发射升空,再次违反联合国安理会“1718号”“2094号”等决议,全球哗然。3月,联合国安理会全票通过2270号决议,堪称“史上最严”对朝制裁。朝鲜当即于次日发射数枚导弹以示抗议,3月、4月、6月又多次发射“芦洞”“舞水端”等中程导弹并成功进行水下潜射。7月13日,美韩正式宣布在庆尚北道部署“萨德”反导系统(THAAD),随后19日朝鲜发射三枚导弹,“导弹的飞行距离覆盖了韩国全境”。8月3日朝鲜发射导弹并首次落入日本领海,24日再次发射导弹落入日本防空识别区,据推测是为抗议22日美韩启动的“乙支自由卫士”年度联合军演。2016年9月9日,朝鲜进行第五次核试验。

 

  一年内两次核试验和数次导弹试射让周边各国压力倍增。对此中国在谴责朝鲜的同时始终坚持“对话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这一立场,并提出了调停方案。朝鲜半岛僵持不下,中国的朝核问题和谈政策,以及各方尤其美朝对中方政策的态度,决定着朝核问题未来将何去何从。

 

  一、中国的调停政策分析

 

  中国对朝鲜核问题一贯保持“三坚持”立场,即坚持实现半岛无核化目标,坚持维护半岛及地区和平稳定,坚持通过对话协商解决面临的问题。当下中国在朝核问题谈判上的主张可简单概括为以下两方面。

 

  一是呼吁恢复六方会谈的多边谈判机制。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于今年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已经有了很成熟的经验,就是六方会谈。六方会谈的做法就是把各自的关切都拿到桌面上来,然后相互对接,同步向前推进,一并加以解决......‘2270号’决议还重申要恢复六方会谈通过谈判解决问题。我们需要恢复六方会谈,把半岛核问题重新拉回到谈判解决的轨道上来。”二是今年刚提出的“并行推进”和谈思路,即并行推进半岛无核化与停和机制转换。“没有半岛无核化,就没有停和机制转换;反过来停和机制转换不起来,各方的合理关切、包括朝鲜方面的安全关切都得不到解决,那么无核化也难以真正可持续地落到实处。”中国希望借此在确立无核化的大方向上平衡谈判各方需求。可以说,六方会谈是较为成熟的谈判框架和机制,而半岛无核化与停和机制转换则是对谈判内容和进程的创新性规划,二者相辅相成,共同构成当今中国在朝核问题上的体系性谈判方案。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并不是朝鲜拥核的“直接受害者”,其半岛无核化主张除顺应国际舆论和时代主题外,主要为“三坚持”中的维护半岛和平稳定。朝鲜拥核加剧朝鲜半岛南北关系紧张、增加地区不稳定因素,与中国谋求周边安定、维护国内发展的战略利益相违背。

 

  首先中国与朝鲜半岛两国重要而复杂的利益关系要求中国参与朝核问题进程,但态度又必须十分谨慎以平衡南北方关系。一边是毗邻中国东北、对中国具有重要地缘政治影响和历史羁绊的朝鲜,一边是与中国关系从“政冷经热”逐步发展为“政热经热”的韩国。在南北双方互相抗衡的局势下,中国力求维持半岛力量结构平衡:南弱北强美国必然增大在韩国力量部署,给中国带来军事和发展压力;南强北弱,朝鲜一旦内部出现动乱必然给中国东北造成安全压力。在双边关系上韩国已成为中国不可放弃的经济和区域安全合作伙伴,但在中朝双边关系中,中国要面临的选择是要“有核、对中国友好的朝鲜”还是“有核、对中国敌对的朝鲜”。在此两难境地下,选择积极推动和谈,努力扮演调停人的角色,照顾到双方需求的同时更展现出对双方的友好和诚意,并借助多边和谈引入各方力量对半岛进行牵制,是符合中国利益的。

 

  中国所提出的朝鲜半岛无核化与朝鲜半岛停战机制转换和平机制并行推进,事实上回击了美国在朝核问题上的“中国责任论”。例如2016年1月第四次朝鲜核试验后,美国主流媒体CNN报道美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言论,称“朝核问题是北京要解决的”,并扬言威胁中国;前国际通讯员及《崩塌:朝鲜核危机内幕》作者、现南加州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沟通战略顾问齐迈可(Mike Chinoy)也表示“中国现在必须做点什么了”。美国的观点自然也使韩国、日本期望或要求中国在朝核问题上作出努力;朝核问题的持续僵局又加重了中国外交压力。“并行推进”思路实际上指明美国才是朝核问题的主要责任方、《朝鲜停战协定》和美国在半岛驻军使朝鲜缺乏安全感是朝鲜发展核武的原因,而中国乐意帮助双方回到谈判桌。

 

  二、各方对中国政策的反应

 

  在当下朝核问题解决进程僵持不前、朝美韩矛盾持续激化的现状下,中国所提出的对朝和谈政策最为具体,也合理地考虑到各方的利益诉求,反映了中国为稳固东北亚安全格局、促进半岛和平所做出的持续性努力。作为调停人的中国,除提出的和谈方案具有前瞻性和合理性外,也受制于各相关方的反应。各方对朝核问题谈判的态度、政策、期望以及所涉及利益,都直接影响“并行推进”的六边会谈多边谈判模式在未来朝核问题中有多大生存空间。

 

  (一)日本与俄罗斯

 

  在六个相关方中,俄罗斯和日本立场及相关利益相对简单。俄罗斯在东北亚政治格局中影响不言而喻,但俄罗斯境况决定俄罗斯不会在朝核问题上采取积极主动态度。俄罗斯当下在乌克兰问题和叙利亚争端上消耗了大量军事、外交资源,且近年俄罗斯进行海外实力收缩,除朝鲜核计划带来了边境安全隐患和核大国地位受到客观影响外,俄罗斯无心也无力过度干涉朝核事务。另一方面,普京执政后推行实用主义外交,重视同东北亚国家韩国发展经贸合作振兴远东,因此双方关系在卢武铉、李明博、朴槿惠政府时期不断升温、往来密切,签订经贸领域《共同行动计划》及债务、劳务等多项合作协议;俄罗斯与朝鲜的“传统盟友”关系虽日趋冷淡,但朝鲜稳定对俄罗斯远东安全也意义重大,俄罗斯采取激烈谴责制裁、彻底恶化对朝关系并不现实,且在美俄外交对抗下,俄罗斯不愿意遵从美国朝核问题解决思路。对于为平衡与朝韩两国的双边关系又不愿牵扯过多力量的俄罗斯,中国关于重新返回多边谈判机制的建议迎合了其需求,尊重了俄罗斯的大国地位。

 

  2016年9月朝核实验后,日本官方立即强烈谴责。而无论在首相安倍晋三9月9日的声明强调朝核问题对日本安全的严重威胁以及呼吁安理会采取进一步行动、日美两国首脑电话商谈中希望在朝核问题上美国能与日本紧密合作、确保日本安全,还是与9月14日中日两国外长电话商谈中希望中日在安理会框架下进一步加强合作,都表现日本对抗朝鲜措施的强化,对朝鲜提出了弃核要求,但鲜有提及希望将朝核问题重新带回谈判轨道,仅仅提到朝鲜核试验违背了六方会谈的共同声明。相比于核问题的具体解决,日本对于被绑架日本人问题显得更为关切,不仅在之前的六方会谈中一直将其列为对朝和谈的主要内容,六方会谈破裂后日朝间关于被绑架日本人问题的谈判一直未中断,且主要通过中国和蒙古渠道进行。2014年5月日朝双方于斯德哥尔摩会谈,朝鲜答应重启对被朝绑架日本人的调查,而作为回报日本将减轻对朝单边制裁,之后双方当年又进行三次会谈;据媒体报道,双方在2015年、2016年又分别进行两次秘密会谈。在朝核问题不断激化、日本安全受到严重威胁、日朝关系表面剑拔弩张的情况下,两国关于绑架问题仍保持正式或非正式的密切单边会谈,显得十分“反常”。在2月10日发布的“日本对朝制裁措施”最后提到“在‘对话与施压’、‘行动对行动’的双重政策指导下,日方强烈要求朝鲜对于如何全面解决诸如绑架、核、导弹等值得关切的问题作出积极回应,其中将绑架问题列于核问题之前,似乎表现出相比于核问题的具体解决,日本对于通过谈判解决被绑架日本人问题显得更为关切。而另一方面,朝核问题威胁其安全,但由于地理相关性及日美同盟框架,日本在朝核问题上与朝对话难以有独立政策影响力,不会与美国立场相悖,但日本与朝的对话渠道仍值得关注。

 

  俄、日两国在朝核问题中的地位和作用不可小觑。两国利益关系和政策看似有很大分歧然但实际上或对朝核问题重新回到谈判轨道持支持态度,或已经在其他方面展开和持续着与朝鲜对话;同时中国所提出的调停方案即借鉴了较为成熟的多边谈判模式,又照顾到各方利益,因此;两国总体上对该方案不会有排斥态度。而另一方面,由于种种原因三国对重启朝核对话影响力有限,实际决定权仍然在韩、美、朝三国手中。面对中国调停方案推进效果并不理想的现状,分析韩、美、朝三方对朝核问题和谈的态度与利益考虑显得尤为重要。

 

  (二)美国

 

  2016年2月23日中美两国外长在华盛顿联合召开记者招待会,会见中国外交部部长王解释了中国所提出的“半岛无核化与停和机制转换并行推进”和谈新思路,并强调作为六方会谈主席国,会继续努力重启六方会谈;美国国务卿克里在发言中称美国与中国在将朝核问题带回六方会谈进程、切实展开无核化谈判上态度是一致的,并表示只要朝鲜重新回到无核化的谈判桌,美朝有希望就朝鲜半岛未解决问题进行合作协商。

 

  表面上美国对中国提出和谈方案表示基本认同,但回顾2015年和2016年美国国务院对国会关于朝鲜问题汇报声明,可发现其政策的一贯保守性未出现任何改变:在表态“与朝鲜谈判的大门一直敞开”同时,强调“朝鲜明确表现出诚实可信的弃核意愿”是开启会谈的前提;强调与六方会谈其他各方加强合作同时,坚持通过“制裁、威慑和外交孤立”的途径向朝鲜加压,逼迫其返回谈判轨道。2016年9月向国会关于“美国有效应对朝鲜威胁”的报告中指出,朝鲜第五次核试验后美国通过驻各国大使馆向各国呼吁谴责核试验,部分国家在美国影响下采取了切断与朝鲜经济联系、降级或取消与朝鲜官方会面或访问等措施。美国一方面肯定中国在朝核问题中扮演的积极重要角色、希望加强与中国紧密合作的同时,另外一方面不断表示中国可以并应当在对朝施压与经济制裁中扮演更重要角色,并多次强调中朝的经贸联系对朝鲜核事业的促进作用。2016年9月朝鲜第五次核试验后美国国防部部长卡特表示,朝鲜此次核实验“北京应当担负责任”。

 

  综观美国声明立场,其对朝和谈基本政策遵循着所谓“战略耐心”(Strategic Patience)的外交战略。该战略最早由美国国家安全顾问赖斯于2015年正式提出,但实际上贯穿着奥巴马执政时期对朝政策。在此方针下,美国一方面通过多渠道向朝施压,要求朝鲜重返六方会谈,另一方面对实际与朝鲜接触保持冷淡和保守态度。近年内美朝有多次接触机会,但都被美国终止:2013年10月,中国特使曾前往华盛顿向美国副国务卿谢尔曼(Wendy Sherman)传达朝鲜愿意无条件重启关于其核武计划的谈判,并敦促美国立即接受朝方请求,而美国表示朝方必须提供“具体证据”证明其弃核意愿,意味着“即使为减少制裁和转变朝鲜战争停战协议为和平协定而进行谈判,平壤也必须允诺弃核这个美国寻求的最终目标作为谈判前提”;2015年初,美朝在新加坡进行非官方接触,朝鲜提出“不核试换不军演”,美国国务院表示朝方此举是“暗示性威胁”;2016年2月,朝鲜再次通过渠道向美国表示愿为“结束两国几十年敌对而重启谈判”,而美国表示朝鲜弃核是重启谈判的第一步。和谈重启条件上美国如此苛刻,在和谈具体方案及美国愿意提供谈判筹码上更为模糊。美国至今仍未正面回应中国提出的“并行推进”思路,或是对开展朝核问题谈判做出建设性和实质性的规划。

 

  美国对重启朝核问题谈判持消极态度也有其历史经验考虑。经过二十多年的漫长谈判,对朝核问题谈判的信心不断消减。在六方会谈中虽各方达成了“口头对口头、行动对行动”的约束机制,但谈判成果可逆性大,最终朝鲜退出六方会谈也无任何违约机制进行惩罚。2009年奥巴马上任之初曾表示与朝鲜和谈意愿——“如果你们愿意松开攥紧的拳头,我们愿意伸出手”——但随后的朝鲜卫星发射使美国彻底转变态度,奥巴马政府表示拒绝再次陷入朝鲜“挑衅(provocation)—勒索(extortion)—奖励(rewarding)”的恶性循环。六方会谈模式的惩戒机制缺失让美国对谈判持消极态度,对于中方所提出的“并轨制”谈判也了无兴趣。

 

  2016年发表于《外交评论》的《朝核问题重估:僵局的根源与影响》中对美国的政策逻辑进行了解析:“六方会谈无法解决朝核问题,只会让朝鲜利用各方分歧赢得发展核武器的时间;中国是解决朝核问题的关键,而中国未必与美国全心合作对朝鲜施压;朝鲜领导人是非理性的,无法与其进行谈判,即使通过谈判与朝达成协议,朝方也不会认真遵守;朝在内外压力之下迟早会发生崩溃,如朝崩溃核问题自然解决因此更没必要与其谈判。”与推进谈判相反,奥巴马政府采取“后果管理”模式,增大在东北亚军事部署,试图降低朝核威胁力以逼迫朝鲜弃核;同时继续增加对朝制裁,并向中国施加压力。因此中国的和谈方案难以得到美国实际上的支持与配合。

 

  (三)韩国

 

  韩国作为朝核问题的直接相关方及朝鲜核武器的首要打击对象,其态度在对朝和谈中十分重要;而通过2016年相关报道可看出,韩国对朝态度越发强硬,对重启朝鲜核问题谈判寄予较少希望。相对于呼吁重返谈判进程,韩国当前更强调面对不断增强的核威胁,如何加强自我防御,并通过外交和制裁手段对朝鲜反击。朝鲜第五次核试验后,2016年9月11日青瓦台外交安保部首席秘书金奎显发表生明称,面对朝鲜的不断挑衅行为,韩国将付出军事外交上的一切努力,包括“促联合国酝酿新的制裁决议案、增强包括部署‘萨德’在内的韩美联合防卫力量、扩大包括核保护伞在内的延伸威慑等所有应对措施”等;9月12日朴槿惠总统召集韩国三大党领导人召开紧急会议,“应铭记朝鲜核导是实实在在、迫在眉睫的威胁,并非单纯恐吓或谈判手段”,并要求“加强美国核保护伞等一切军事力量和韩军对朝反制能力”;韩国执政党新世界党内多名高官更表示,面对朝鲜核威胁韩国不仅要争取美国向韩国重新部署战术核武器,还应当发展自主核武库,“以核抗核、以攻为守”。

 

  韩国对于重启朝核问题谈判十分谨慎,坚持“无核化先于和谈”。2016年朴槿惠在接受《伊朗报》采访时曾表示,伊核谈判成功对朝核问题具有重大启迪意义,韩国力促朝鲜放弃威胁挑衅、效仿伊朗,真正步入谈判解决核问题的进程,重返国际社会;但朴槿惠也表示目前朝鲜“不会重返无核化对话桌”,并谴责韩国与国际社会为重启无核化对朝提供的援助被朝鲜用于核项目,是“金正恩自私自利的行为”。针对中朝、朝美几次接触,韩国外交部表示韩美在对朝和谈问题上的立场始终一致不变,任何对话必须以无核化为先导,并表示“与朝仓促对话只会为其发展核武赢得时间”。

 

  对于中国提出的和谈方案,韩国并无直接反对,但其表态暗示中国方案并不切实可行,并对中朝接触保持警惕关注。韩联社对2016年4月华盛顿核安全峰会报道中表示,“习近平同时谈到制裁与对话并行也给朝核问题解决进程留下一项课题,一旦中国的朝核政策重心从“实现无核化与停和机制转换并行推进”转向对话,与坚持优先无核化的韩美日三国的立场渐行渐远,可能使国际社会联手解决朝核问题的统一战线出现裂痕”;对于“中国向美国试探以朝鲜冻结核计划和重返《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为条件签订朝美和平协定意向”的报道,韩国进行辟谣称“并行推进”方案已遭到朝鲜公然拒绝,在此情况下“中方对美试探停和机制转换并行谈判意向的说法逻辑上前后矛盾”;中国副外长访朝期间,韩国外交部发言人暗示“不希望刘振民在访朝过程中留下使朝鲜误判形势的余地,韩方希望中方向朝方传达国际社会‘不容朝核’和制裁朝核的坚定意志”。

 

  朝鲜核武能力不断升级、挑衅行为不断加剧情况下,韩国出于自身安全老驴,在军事、制裁、外交上对朝强硬不断升级,紧密加强与美日合作,与中国积极对话;而对于重启和谈,韩国与美国保持高度一致的冷淡,甚至表现出比美国更为保守、不信任的态度。因此中国关于重启六方会谈和并行推进的方案并不被韩国看好。除此之外,中韩在朝核问题对话上合作前景出现两点障碍。一是朝鲜在表达接触时更多希望与美国进行直接,而很少表现出与韩国对话的意愿,甚至存在将对韩国的军事威慑作为开启对美谈判“筹码”的可能,从而使中国在构建朝核问题对话机制时陷入两难境地;二是在萨德部署后,中韩两国关系陷入低谷期,对两国在重启朝核问题对话的合作可能产生消极影响。萨德问题中韩遇冷同时,客观上使朝鲜对于中国在中美矛盾加剧下的政治价值被放大,也有分析认为2016年中朝关系升温是中国对韩的“外交惩罚”。

 

  (四)朝鲜

 

  朝鲜对中国所提出和谈方案同样持否定消极态度。2016年4月21日朝鲜外务省发言人曾表态,“当今情况下‘周边国家’提出的‘重启六方会谈’‘半岛无核化与停和机制转化并行’是不切实际的”,还称之为“小孩子都认识到不可能的梦呓”。但值得注意的是,朝鲜在近年内仍保持与中美互动并不时表达与美国的谈判意愿,如上文所提及朝鲜于2013年、2015年、2016年分别通过中国、新加坡等途径向美国表示谈判意愿,虽然都以失败告终。7月22日北京召开“东北亚合作对话会”,六方会谈各参与国官员、学者出席,其中包括朝鲜外务省美大局副局长崔善姬;崔虽在会谈开始即表示“重启六方会谈无望”,但与会过程中也向美国提出“放弃敌视政策,与朝签订和平条约”等要求。同时,中朝在近年经历持续冷淡后,在2016年出现了“频繁”的高层互动。2016年5月底朝鲜劳动党副委员长李洙墉率团来华通报七大情况并受到习近平总书记亲自接见,会谈中李转述金正恩口信称“朝方希望与中方共同努力,加强和发展朝中传统友好关系,维护朝鲜半岛及东北亚地区和平稳定”。此外朝鲜重要政治人物崔龙海与北京接触、中朝外长在老挝进行会谈等都引人注目。

 

  根据其近年核试验及导弹试射情况,学界基本确认朝鲜已具备一定核弹头和核打击能力。朝鲜核能力经过多年发展,其弃核意愿也在不断下降。从上世纪《美朝框架协议》达成,到2003年朝鲜再度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六方会谈启动,虽谈判波折起伏,但朝鲜仍保持合作意愿;关于朝鲜最终是否违反《美朝框架协议》也存在争议和讨论,但总体认为朝鲜希望通过认真执行协议以提升美朝政治经济关系。六方会谈期间虽取得一定进展,达成“9·19共同声明”“2·13共同文件”“10·3共同文件”等,朝鲜也于2008年6月炸毁冷却塔、启动核反应堆“去功能化”,但美朝双方摩擦不断,履行协议节奏放缓,防备心加强。2009年朝鲜发射“光明星2号”,受联合国安理会谴责后立即宣布退出六方会谈并不再承认之前任何协定,2009年迄今朝核谈判无任何实质性进展。三个谈判阶段中朝鲜合作意愿不断下降,态度日渐强硬,且谈判要价不断上升;官方表态上也将“核武拥有国”写入国家宪法,甚至宣称“朝鲜将诚实地履行对国际社会所负的不扩散核武器义务,为实现世界的无核化而做出努力”。如将朝鲜核计划实施分为两阶段,则可以大胆估测朝鲜已经完成发展具备基本核能力的第一阶段,且正在向第二阶段,即稳固其“拥核国家”身份,并着手恢复经济进行尝试性迈进。“并行推进”思路要求朝鲜以放弃核武计划换取朝鲜半岛和平协议及美撤出在韩合法驻军,朝鲜无法接受;而其官方表态与外交动向又表现出对停和机制转换的需求。

 

  必须直面的现实是,朝鲜的核武发展正在经历从“谈判筹码到威慑手段”的转变。朝鲜虽然对中国调停方案表示反对,但并未完全关闭和谈的大门;然而在朝鲜几次“谈判请求中”,只看到希望与美“修好”,并未提出任何具体谈判“筹码”。面对国内持续经济困难和粮食紧张,朝鲜未来对通过和谈以减免制裁、发展经济的需求是刚性的,但这种和谈将会以何种条件为前提、何种模式为框架,及朝鲜是否能表现出足够诚意仍难以预料。

 

  三、结语

 

  中国当前以“六方会谈”与“并行推进”相结合的谈判思路具有很强的完备性和创新性,照顾到了各方利益,考虑到了朝核问题的复杂性,是一套具有历史性意义的谈判方案。而由于各方的利益分歧和政策导向,中国的对朝和谈政策在实际推行中“遇冷”:“并行推进”自2016年年初被提出后进展不甚理想,未得到各方尤其是美朝的积极回应;而重启“六方会谈”作为中国在朝核问题上一贯立场被反复提及,但重启之路仍遥遥无期。各相关方,尤其美日韩三方仍坚持以增加制裁为途径解决朝核问题或通过军事部署以“后果管理”的模式降低朝鲜核武影响。任何一套政策奏效除需政策本身完善全面外,也受制于时机和外部环境的接纳程度。中国对重启六方会谈和实现半岛无核化与半岛和平协定的美好愿景,还需要很长时间来实现。

 

  但同时各方也必须认识到,拒绝和谈、一味对抗的“老路子”在朝鲜核武日益壮大的现状下已经走不通。以美国为例,集体制裁和单边制裁多年后,美国的制裁手段不断升级以至于近乎殆尽;美国在东北亚地区通过加强军事部署和力量调动对朝核问题“后果管理”,虽能安抚盟友、降低朝核风险,但引起了中、俄反弹。虽美国官方声明反复强调“萨德部署为保护盟友免于朝鲜导弹威胁,并非针对中国”,但中国、俄罗斯对此分别表示强烈反对。除加剧地区紧张,加深中美、美俄全面对抗外,美国必须考虑此举是否会将朝鲜半岛的结构性对立扩大到整个东北亚。

 

  各方必须认识到重启和谈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切实同中国一道进行具体合作;同时中国方面也应对各方利益进行更深入分析,与各方展开具体、有针对性的商讨,从形式和内涵上改进以六方会谈为架构的“并行推进”谈判方案。任何一项方案,尤其是针对如此尖锐矛盾的调停方案,必然需要各方长期磨合以及方案本身的不断完善。但从方案构想、到具体计划、再到切实的和谈,不仅需要纸面上的理论构想,更需要六方的切实行动和不断尝试。

朝子
收藏 分享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