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钝角网

首页 外交 大国 周边 新兴国家 安全 经济 七洲志 读书 国际周评


张伦:从小视频里看复杂的大世界,如何避免落入偏狭之中?

关键词: 社会万象

来源:FT中文网 2019-09-12 10:32:48

张伦:从小视频里看复杂的大世界,如何避免落入偏狭之中?

作者:张伦

人的认识都是依据某种对信息主动或被动的“抽样”结果完成的,因此,样本结构的合理,样本足够的数量,是保证我们对事物有一个相对更完整、准确的把握的条件。也是因此,我们才可以理解为什么一个信息开放的社会对形成一种健康的、宽容的社会心态,对做出真正具有开创性的研究的重要性。

  很久以来便想写篇小文,谈谈我怎么看现在十分流行的小视频这种现象。这种现象因“抖音”以及类似的网络产品日益强化,成为很多人日常生活的一种信息消费习惯,一种认知世界的途径。

  首先申明一句,本人绝不是一个文化上的浪漫的乡愁怀旧者,尽管对文化上蜕变有诸多保留,也不是一个拒斥技术更新的极端保守主义者,对那种海德格尔式对技术现代性的批判一直也持有保留。这里,笔者只想借此文指出一种现象,以及这种现象在提供给人们一种新的获取信息、认识世界的途径的同时,也可能带来的认识上的碎片化、片面化的危险,就此做一番提醒。

  近几年来,不断有朋友传给笔者许多小视频,长则两三分钟,短则十数秒,在一些微信网络群组里也常见这类作品。除有些属玩笑之外,好多小视频涉及当今世界的社会、政治、经济与文化现象,有的关乎中国,有的涉及世界,对笔者了解、感认中国与世界也有些帮助,且因笔者人在法国,也收到许多关于当今法国的这类视频,传送者有时也让笔者就其真伪评论一二。其中,尤其有好些是关于在法国的穆斯林生活状态的。同时,也见到有好些群组里、网络上一些人在传那些片子。在给朋友们略作解释后,常又觉得不足,写这样一篇短文,也算是一并略就此再做一个较系统的回复,稍详尽点的说明。

  在这些有关穆斯林的小片子中,有一个传播最广,直到前一段仍有朋友来就此询问。那是一个前些年美国CBN电视台拍摄的有关巴黎近郊十八区穆斯林当街祈祷的新闻报道。需要说明的是,本人以在法国近30年的生活经验,坦白说,从未在任何一个城市见到过这种穆斯林当街祈祷的场面,或许是因笔者的生活节奏、工作性质,与这种现象没有交错,但从未见过绝对是事实。笔者就此询问一些朋友后得知,那拍摄场景的场面确有其事,但有几点需要说明的是,那是近十年前的事,当时因该地只有两个小的祈祷场所,导致一些穆斯林信众当街祈祷,此事也成为法国那时极右派“民族阵线”发难的口实,当时执政的右派政府也曾就此发布过些关于这些行为不符合相关规定的指责。后来因为找到一个较大的旧的弃用消防队场地,以及又开辟了一个伊斯兰文化中心,个中设立了一个祈祷场地,这问题基本就解决了。

  在这里,问题不仅是巴黎是否存在这种现象的问题,也存在一个如何看待、解释这类片子、场景的问题。或许传播这小视频的朋友是想以此证明法国移民尤其是穆斯林移民问题的严重性,这笔者暂不去评价,待以后有暇,专门就此再另详做介绍。笔者写此小文要加以讨论的是与这种小视频相关的一些认识论上的问题。人的认识具有局限性、主观性,就这点,且不去讲自康德以来哲学上这方面的相关探讨,仅就现代心理学的研究来讲,也多有说明。如果说法国存在穆斯林少数族群所带来的社会与文化整合问题,包括其中一些极端分子带来的对国家安全的威胁,那是事实,但问题是否就可以等同于法国或者巴黎已被伊斯兰文化全面占领,像有些人所说的那样,那就是另外一个问题。

  举个例子,华人社群大概是法国、巴黎少数社群成长最为迅速的一个社群之一。20多年前,外出巴黎,街头听到讲汉语的人少之又少,中文标识也没有今日如此众多。今日,显然已今非昔比,外出一日,如果不在街道上碰到几个讲中文的倒是奇怪了。这当然跟中国人与外部日渐增多的交往,到法访问旅游者日多有关,也与日益增长的华人侨民数目相联。如果我们派一个摄制组跑到巴黎一些华人聚集区去拍摄,然后展示给一些中国人或者是他国人士,就像七十年代拍摄过的那部法国有名的讽刺喜剧片《中国人在巴黎》那样宣称“巴黎已被中国人占领”,那显然不是事实。顺便说一句,也曾在网上看到有人截取影片在中一段在巴黎歌剧院跳《红色娘子军》芭蕾舞的片段来证明红色中国文化在法国当下的影响!这显然是个误解和笑话。

  就中国来讲,笔者也曾看到过一些网络上传播的据说是回民占满街道在上海和西安街头祈祷的影像场面,我们难道可以因此得出结论说中国或某一城市已伊斯兰化了吗?如果外国记者跑去韶山拍摄一些民众崇拜毛、祭拜毛的场面,然后冠以名称为“中国人疯狂崇拜毛”,相信许多人也不能接受,认为那只是局部甚至是个别事实。文学地讲,一叶可以知秋,但一叶之落不见得是秋,也不会是秋的全部。中国人因庄子有了“坐井观天”的“井底之蛙”之寓,西方人因罗马大学者老普林尼知晓了那只总是面向土地,从未见过天空色彩的怪兽卡托布莱巴斯(Catoblépas)。从古迄今,智慧的人们多知晓天地辽阔,宇宙浩渺,视野的褊狭会导致对事务的误判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因此,多倡导广知兼听。但事实上做真做到这一点也确实不易。八十年代中在北大读研时,学习统计学,书很少,用过一本刚刚翻译出版的美国学者写的统计概率论论著;名字记不得了,但对那开篇一句“人的认识都是抽样的结果”印象却十分深刻。是的,人的认识都是依据某种对信息主动或被动的“抽样”结果完成的,因此,样本结构的合理,样本足够的数量,是保证我们对事物有一个相对更完整、准确的把握的条件。也是因此,我们才可以理解为什么一个信息开放的社会对形成一种健康的、宽容的社会心态,对做出真正具有开创性的研究的重要性。即使我们可以认为某媒体对某事报道不公,但多几个不同的媒体,至少就有更大的可能接近事实真相。

  而因现代的技术发展和信息的广泛,今天在这方面又出现了一些新的挑战,比如,在司法上,对一些与技术手段相关的证据都设一些严格的规定,有严格的鉴定过程,何者可以为证据,何者可能为假造。十几年前,法国电视台5台以及后来德法共同创设的电视台“Arté”每周曾有一个很有意思的节目“L’arrêt sur l’image”,笔者有时间会看看。每次由主持者择选几张照片或一段新闻视频进行“解构”分析,看看那些图像、影片都是在什么背景下,由何人,怎样拍摄的。记得有一次,一个抗议的场景被分析发现,事实上不外乎几十位抗议者,但因为那摄像的镜头摆设,就给人以众多的印象。就这个问题,去年法国黄背心抗议运动高潮时,曾有一张在网络上传播非常广的照片也可以拿来做一个很好的说明:那是一个背景为凯旋门、火光冲天、烟雾迷漫的照片,给人以冲突异常惨烈的感觉,凯旋门岌岌可危,但有人(很可能就是摄影者本人)随后向人们以一张对比的照片做说明,揭开谜底:那只是几枝枯枝被点燃,镜头从贴近地面斜向上穿过这些燃烧的枯枝拍摄而成,给出那样的效果!

  或许,在现代社会,产生一个像传统时代那样确定的认识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眼见不见得为实,耳听也不一定就是虚,认识应该是经过一种审视、批判的过程而达成的,这是一个经过现代认识论革命的现代人所应有的基本态度、素养,某种意义上讲也是现代人的标志。就如何对待这些小视频,笔者自己实践的,也曾是给些年轻朋友建议的做法就是:第一,要有这种审视、批判的习惯,不妨在看这些东西的时候自问几个问题——这是谁做的,在什么情景下做的,做来是要干什么的等等。第二,最好有些尽可能多的相关的背景知识,或许就会对这类作品有个更好的判断。如果从这个标准我们回头再来看一下上面谈到的那个小视频的话,可以看到,那是截取于一个美国CPS电视台的报道,一家取基督教福音派立场传统的电视台;我们可以尊重其报道的权利以及所采的立场,再注意其他报道的看法,或许对事情的认识就更全面。

  再举两个相关话题的小视频。一个是前些日子网上到处传播笔者也同样收到几次的一个题为“穆斯林巴黎街头砸雕像”的小视频,笔者非常遗憾,那么多朋友相信此事,乐此不疲地传播,也许是想发泄一下对伊斯兰极端分子的愤怒。但稍微注意、了解一下背景、细节,大概就不会相信那是巴黎:那画面上赶来制止的警察根本就不是法国警察,本人从来就没见过穿那种灰色制服的警察;其次,那些愤怒地用各种棍棒抽打那位打砸裸体女神雕像的极端分子的人们、警察所操的语言根本就不是法语!……以那种天气、人众、警察服饰来看,很像是东欧的某国——抱歉笔者也不懂那语言,上网查询见到有网友讲是阿尔巴尼亚。如果愿意谴责这种行为,当然可以继续,但不在法国却是确定的;然而网上还有大量的言论认定此为巴黎街头的一幕!

  另一个例子,巴黎圣母院着火之际,许多人有各种猜测、怀疑,那是每个人的权利,也很正常,这是在这种事件发生时常常会伴生的现象。但有朋友传给我一段小视频,在圣母院两个塔楼之一上,火灾时似乎有人在跑动,以此证明是有人为在纵火破坏的证据。那段短篇似乎来自某一电视台现场直播的截取。但问题是,如果我们对圣母院的长度多些知识,对火灾发生的过程多点了解就会知道,火灾发生在圣母院另一侧顶楼,烟火蔓延到塔楼这边已经是两三个小时之后,现场内外早已清场、控制,重要文物都已转移,纵火者如何能滞留如此长时间,在塔楼上任意奔跑?事实上,那是消防队员冒着生命危险在控制火势,割离火向塔楼的蔓延……

  这里,有一个让笔者有些困惑的问题。作为知识分子、学者,本应在认识问题上不仅自己应抱更冷静、理性的态度,也应该引领社会大众更好地理解世界,做分析批判、介绍或者自己去做了解些相关知识背景的工作,但事实上却好像有些相反,许多人乐此不疲地传递这些小视频。这让笔者想起本人十分尊崇的法国20世纪后半叶最重要的思想家雷蒙•阿隆曾就法国五六十年代一些左派知识分子的认识盲点所说过的话:“二加二等于四,为什么这些人就不认为是呢?”在批判左翼极端意识形态方面,战后他写过那经典的“知识分子的鸦片”名著。但笔者想说的是,在意识形态对认识的遮蔽、过滤问题上,是不是这也是一个永恒的、各种意识形态立场都必须面对、注意的问题?要避免“二加二不等于四”的错误将是一个持久的努力。人类的激情、偏见、利益或许都会不断遮蔽人们的认识,制造出像卡西勒所说那样向新的神话的坠落。所以,在这一点上,启蒙时代的精神去其偏颇之处,依然是宝贵的,我们仍然需要批判的理性与理性的批判,经过审视检验的知识积累,以支持人生,创造一种更宽容的社会。

  我们不必抹煞小视频的功用,但为了不让我们对世界的认识破碎、支离甚至扭曲,或许,我们在看小视频时是不是该有点这种意识:小视频是短而小的,世界却是大而复杂的?至少,这是笔者个人的看法。

  作者系法国塞尔奇•蓬多瓦兹大学教授;原题《小视频、大世界——我们怎么认识今天的世界

责任编辑: 昀舒

张伦:从小视频里看复杂的大世界,如何避免落入偏狭之中?

关键词: 社会万象

来源:FT中文网 2019-09-12 10:32:48

张伦:从小视频里看复杂的大世界,如何避免落入偏狭之中?

作者:张伦

人的认识都是依据某种对信息主动或被动的“抽样”结果完成的,因此,样本结构的合理,样本足够的数量,是保证我们对事物有一个相对更完整、准确的把握的条件。也是因此,我们才可以理解为什么一个信息开放的社会对形成一种健康的、宽容的社会心态,对做出真正具有开创性的研究的重要性。

  很久以来便想写篇小文,谈谈我怎么看现在十分流行的小视频这种现象。这种现象因“抖音”以及类似的网络产品日益强化,成为很多人日常生活的一种信息消费习惯,一种认知世界的途径。

  首先申明一句,本人绝不是一个文化上的浪漫的乡愁怀旧者,尽管对文化上蜕变有诸多保留,也不是一个拒斥技术更新的极端保守主义者,对那种海德格尔式对技术现代性的批判一直也持有保留。这里,笔者只想借此文指出一种现象,以及这种现象在提供给人们一种新的获取信息、认识世界的途径的同时,也可能带来的认识上的碎片化、片面化的危险,就此做一番提醒。

  近几年来,不断有朋友传给笔者许多小视频,长则两三分钟,短则十数秒,在一些微信网络群组里也常见这类作品。除有些属玩笑之外,好多小视频涉及当今世界的社会、政治、经济与文化现象,有的关乎中国,有的涉及世界,对笔者了解、感认中国与世界也有些帮助,且因笔者人在法国,也收到许多关于当今法国的这类视频,传送者有时也让笔者就其真伪评论一二。其中,尤其有好些是关于在法国的穆斯林生活状态的。同时,也见到有好些群组里、网络上一些人在传那些片子。在给朋友们略作解释后,常又觉得不足,写这样一篇短文,也算是一并略就此再做一个较系统的回复,稍详尽点的说明。

  在这些有关穆斯林的小片子中,有一个传播最广,直到前一段仍有朋友来就此询问。那是一个前些年美国CBN电视台拍摄的有关巴黎近郊十八区穆斯林当街祈祷的新闻报道。需要说明的是,本人以在法国近30年的生活经验,坦白说,从未在任何一个城市见到过这种穆斯林当街祈祷的场面,或许是因笔者的生活节奏、工作性质,与这种现象没有交错,但从未见过绝对是事实。笔者就此询问一些朋友后得知,那拍摄场景的场面确有其事,但有几点需要说明的是,那是近十年前的事,当时因该地只有两个小的祈祷场所,导致一些穆斯林信众当街祈祷,此事也成为法国那时极右派“民族阵线”发难的口实,当时执政的右派政府也曾就此发布过些关于这些行为不符合相关规定的指责。后来因为找到一个较大的旧的弃用消防队场地,以及又开辟了一个伊斯兰文化中心,个中设立了一个祈祷场地,这问题基本就解决了。

  在这里,问题不仅是巴黎是否存在这种现象的问题,也存在一个如何看待、解释这类片子、场景的问题。或许传播这小视频的朋友是想以此证明法国移民尤其是穆斯林移民问题的严重性,这笔者暂不去评价,待以后有暇,专门就此再另详做介绍。笔者写此小文要加以讨论的是与这种小视频相关的一些认识论上的问题。人的认识具有局限性、主观性,就这点,且不去讲自康德以来哲学上这方面的相关探讨,仅就现代心理学的研究来讲,也多有说明。如果说法国存在穆斯林少数族群所带来的社会与文化整合问题,包括其中一些极端分子带来的对国家安全的威胁,那是事实,但问题是否就可以等同于法国或者巴黎已被伊斯兰文化全面占领,像有些人所说的那样,那就是另外一个问题。

  举个例子,华人社群大概是法国、巴黎少数社群成长最为迅速的一个社群之一。20多年前,外出巴黎,街头听到讲汉语的人少之又少,中文标识也没有今日如此众多。今日,显然已今非昔比,外出一日,如果不在街道上碰到几个讲中文的倒是奇怪了。这当然跟中国人与外部日渐增多的交往,到法访问旅游者日多有关,也与日益增长的华人侨民数目相联。如果我们派一个摄制组跑到巴黎一些华人聚集区去拍摄,然后展示给一些中国人或者是他国人士,就像七十年代拍摄过的那部法国有名的讽刺喜剧片《中国人在巴黎》那样宣称“巴黎已被中国人占领”,那显然不是事实。顺便说一句,也曾在网上看到有人截取影片在中一段在巴黎歌剧院跳《红色娘子军》芭蕾舞的片段来证明红色中国文化在法国当下的影响!这显然是个误解和笑话。

  就中国来讲,笔者也曾看到过一些网络上传播的据说是回民占满街道在上海和西安街头祈祷的影像场面,我们难道可以因此得出结论说中国或某一城市已伊斯兰化了吗?如果外国记者跑去韶山拍摄一些民众崇拜毛、祭拜毛的场面,然后冠以名称为“中国人疯狂崇拜毛”,相信许多人也不能接受,认为那只是局部甚至是个别事实。文学地讲,一叶可以知秋,但一叶之落不见得是秋,也不会是秋的全部。中国人因庄子有了“坐井观天”的“井底之蛙”之寓,西方人因罗马大学者老普林尼知晓了那只总是面向土地,从未见过天空色彩的怪兽卡托布莱巴斯(Catoblépas)。从古迄今,智慧的人们多知晓天地辽阔,宇宙浩渺,视野的褊狭会导致对事务的误判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因此,多倡导广知兼听。但事实上做真做到这一点也确实不易。八十年代中在北大读研时,学习统计学,书很少,用过一本刚刚翻译出版的美国学者写的统计概率论论著;名字记不得了,但对那开篇一句“人的认识都是抽样的结果”印象却十分深刻。是的,人的认识都是依据某种对信息主动或被动的“抽样”结果完成的,因此,样本结构的合理,样本足够的数量,是保证我们对事物有一个相对更完整、准确的把握的条件。也是因此,我们才可以理解为什么一个信息开放的社会对形成一种健康的、宽容的社会心态,对做出真正具有开创性的研究的重要性。即使我们可以认为某媒体对某事报道不公,但多几个不同的媒体,至少就有更大的可能接近事实真相。

  而因现代的技术发展和信息的广泛,今天在这方面又出现了一些新的挑战,比如,在司法上,对一些与技术手段相关的证据都设一些严格的规定,有严格的鉴定过程,何者可以为证据,何者可能为假造。十几年前,法国电视台5台以及后来德法共同创设的电视台“Arté”每周曾有一个很有意思的节目“L’arrêt sur l’image”,笔者有时间会看看。每次由主持者择选几张照片或一段新闻视频进行“解构”分析,看看那些图像、影片都是在什么背景下,由何人,怎样拍摄的。记得有一次,一个抗议的场景被分析发现,事实上不外乎几十位抗议者,但因为那摄像的镜头摆设,就给人以众多的印象。就这个问题,去年法国黄背心抗议运动高潮时,曾有一张在网络上传播非常广的照片也可以拿来做一个很好的说明:那是一个背景为凯旋门、火光冲天、烟雾迷漫的照片,给人以冲突异常惨烈的感觉,凯旋门岌岌可危,但有人(很可能就是摄影者本人)随后向人们以一张对比的照片做说明,揭开谜底:那只是几枝枯枝被点燃,镜头从贴近地面斜向上穿过这些燃烧的枯枝拍摄而成,给出那样的效果!

  或许,在现代社会,产生一个像传统时代那样确定的认识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眼见不见得为实,耳听也不一定就是虚,认识应该是经过一种审视、批判的过程而达成的,这是一个经过现代认识论革命的现代人所应有的基本态度、素养,某种意义上讲也是现代人的标志。就如何对待这些小视频,笔者自己实践的,也曾是给些年轻朋友建议的做法就是:第一,要有这种审视、批判的习惯,不妨在看这些东西的时候自问几个问题——这是谁做的,在什么情景下做的,做来是要干什么的等等。第二,最好有些尽可能多的相关的背景知识,或许就会对这类作品有个更好的判断。如果从这个标准我们回头再来看一下上面谈到的那个小视频的话,可以看到,那是截取于一个美国CPS电视台的报道,一家取基督教福音派立场传统的电视台;我们可以尊重其报道的权利以及所采的立场,再注意其他报道的看法,或许对事情的认识就更全面。

  再举两个相关话题的小视频。一个是前些日子网上到处传播笔者也同样收到几次的一个题为“穆斯林巴黎街头砸雕像”的小视频,笔者非常遗憾,那么多朋友相信此事,乐此不疲地传播,也许是想发泄一下对伊斯兰极端分子的愤怒。但稍微注意、了解一下背景、细节,大概就不会相信那是巴黎:那画面上赶来制止的警察根本就不是法国警察,本人从来就没见过穿那种灰色制服的警察;其次,那些愤怒地用各种棍棒抽打那位打砸裸体女神雕像的极端分子的人们、警察所操的语言根本就不是法语!……以那种天气、人众、警察服饰来看,很像是东欧的某国——抱歉笔者也不懂那语言,上网查询见到有网友讲是阿尔巴尼亚。如果愿意谴责这种行为,当然可以继续,但不在法国却是确定的;然而网上还有大量的言论认定此为巴黎街头的一幕!

  另一个例子,巴黎圣母院着火之际,许多人有各种猜测、怀疑,那是每个人的权利,也很正常,这是在这种事件发生时常常会伴生的现象。但有朋友传给我一段小视频,在圣母院两个塔楼之一上,火灾时似乎有人在跑动,以此证明是有人为在纵火破坏的证据。那段短篇似乎来自某一电视台现场直播的截取。但问题是,如果我们对圣母院的长度多些知识,对火灾发生的过程多点了解就会知道,火灾发生在圣母院另一侧顶楼,烟火蔓延到塔楼这边已经是两三个小时之后,现场内外早已清场、控制,重要文物都已转移,纵火者如何能滞留如此长时间,在塔楼上任意奔跑?事实上,那是消防队员冒着生命危险在控制火势,割离火向塔楼的蔓延……

  这里,有一个让笔者有些困惑的问题。作为知识分子、学者,本应在认识问题上不仅自己应抱更冷静、理性的态度,也应该引领社会大众更好地理解世界,做分析批判、介绍或者自己去做了解些相关知识背景的工作,但事实上却好像有些相反,许多人乐此不疲地传递这些小视频。这让笔者想起本人十分尊崇的法国20世纪后半叶最重要的思想家雷蒙•阿隆曾就法国五六十年代一些左派知识分子的认识盲点所说过的话:“二加二等于四,为什么这些人就不认为是呢?”在批判左翼极端意识形态方面,战后他写过那经典的“知识分子的鸦片”名著。但笔者想说的是,在意识形态对认识的遮蔽、过滤问题上,是不是这也是一个永恒的、各种意识形态立场都必须面对、注意的问题?要避免“二加二不等于四”的错误将是一个持久的努力。人类的激情、偏见、利益或许都会不断遮蔽人们的认识,制造出像卡西勒所说那样向新的神话的坠落。所以,在这一点上,启蒙时代的精神去其偏颇之处,依然是宝贵的,我们仍然需要批判的理性与理性的批判,经过审视检验的知识积累,以支持人生,创造一种更宽容的社会。

  我们不必抹煞小视频的功用,但为了不让我们对世界的认识破碎、支离甚至扭曲,或许,我们在看小视频时是不是该有点这种意识:小视频是短而小的,世界却是大而复杂的?至少,这是笔者个人的看法。

  作者系法国塞尔奇•蓬多瓦兹大学教授;原题《小视频、大世界——我们怎么认识今天的世界

昀舒
收藏 分享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