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钝角网

首页 外交 大国 周边 新兴国家 安全 经济 七洲志 读书 国际周评


去想无关紧要的事吧,去想风

关键词: 日本文化 日本

来源:“一览扶桑”微信公众号 2016-12-28 17:56:18

去想无关紧要的事吧,去想风

作者:村上春树

人真的能思考风,是在人生中的一个很短時期。我这样感觉。

  我读过一本书,有一节一直留在我脑子里。我记得是十八岁的时候,读了楚门卡波提(Truman Capote)的短篇小说《关上最后一扇门》(Shut A Final Door),最后一节一直留在头脑里。是这样的文章。

 

  「然后他把头压在枕头里,用双手把耳朵掩住,这样想,去想无关紧要的事吧。去想风。」

 

  我非常喜欢最后《think of nothing things,think of wind》的文章。那语感要正确翻译成日语真的非常难。就像楚门的很多美丽文章那样,写出唯有从其中所含的某种声音语感才能产生的心境。

 

640.webp_副本.jpg

  冲绳与那国岛,一个离天空和风最近的小岛

 

  因此,每次有什么难过的事或悲哀的事时,我总会自动想起那句话。“去想无关紧要的事吧。去想风。”然后闭上眼睛,闭上心,只想风。吹过各种地方的风,各种温度,各种气味的风,我觉得确实有用。

 

  我曾经在希腊一个小岛上住过。偶然去到一个没有任何熟人的岛上,在那里租了一间房子住下。以前连听都没听过的岛。当然除了我们两人(指我和妻子)之外也没有日本人。以简单的希腊语单字总算解决现实生活,接下来就只面对书桌工作。季节是秋天。工作空档常常散步。那时候,现在想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每天都只想到风。不如说,我们名副其实好像活在风中似的。大多是微风,有时风会变强。大多是干风,有时含有湿气,极稀罕地偶尔带来一阵雨。但无论如何,那里经常有风,我们随着风醒来,随着风行动,随着风入睡。

 

640.webp (1)_副本.jpg

  鸟取,一间终日能听见风声的林间咖啡馆

 

  无论去哪里,风都跟在我们后面来。到港边的咖啡店,风把遮阳伞边缘忙碌地飘扬起来。到无人的帆船码头,船桅不断发出喀答喀答喀答干干的声音。走进林间,风一边轻抚着绿叶一边往四处移动。风把浮在海上的白云吹到某个远方的岸边,又静静舞动开在书桌前窗子边的九重葛花。把路过卖货人的声音传来,把谁家烤羊肉的香味阵阵飘来。我们几乎片刻都无法忘记风的存在。

 

  我去过世界许多地方,但没有像住在希腊岛上时,那样肌肤深深感觉到风的存在过。我感觉到我们简直像是三个人悄悄挨着肩膀,生活在那岛上似的。我们两人,和风。为什么呢?也许本来就是那样的地方。那里,或许风是拥有灵魂般的地方。因为真的是,除了风之外几乎一无所有的,安静小岛。或者,在那里的期间,我正好进入深刻思考风的时期。

 

  思考风这件事,并不是谁都办得到的,也不是随时随地都能办到的。人真的能思考风,是在人生中的一个很短时期。我这样感觉。

 

  (本文摘自摘自《村上春树杂文集》,时报文化出版社,2012年2月版。赖明珠译。图/库索)

责任编辑: 朝子

去想无关紧要的事吧,去想风

关键词: 日本文化 日本

来源:“一览扶桑”微信公众号 2016-12-28 17:56:18

去想无关紧要的事吧,去想风

作者:村上春树

人真的能思考风,是在人生中的一个很短時期。我这样感觉。

  我读过一本书,有一节一直留在我脑子里。我记得是十八岁的时候,读了楚门卡波提(Truman Capote)的短篇小说《关上最后一扇门》(Shut A Final Door),最后一节一直留在头脑里。是这样的文章。

 

  「然后他把头压在枕头里,用双手把耳朵掩住,这样想,去想无关紧要的事吧。去想风。」

 

  我非常喜欢最后《think of nothing things,think of wind》的文章。那语感要正确翻译成日语真的非常难。就像楚门的很多美丽文章那样,写出唯有从其中所含的某种声音语感才能产生的心境。

 

640.webp_副本.jpg

  冲绳与那国岛,一个离天空和风最近的小岛

 

  因此,每次有什么难过的事或悲哀的事时,我总会自动想起那句话。“去想无关紧要的事吧。去想风。”然后闭上眼睛,闭上心,只想风。吹过各种地方的风,各种温度,各种气味的风,我觉得确实有用。

 

  我曾经在希腊一个小岛上住过。偶然去到一个没有任何熟人的岛上,在那里租了一间房子住下。以前连听都没听过的岛。当然除了我们两人(指我和妻子)之外也没有日本人。以简单的希腊语单字总算解决现实生活,接下来就只面对书桌工作。季节是秋天。工作空档常常散步。那时候,现在想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每天都只想到风。不如说,我们名副其实好像活在风中似的。大多是微风,有时风会变强。大多是干风,有时含有湿气,极稀罕地偶尔带来一阵雨。但无论如何,那里经常有风,我们随着风醒来,随着风行动,随着风入睡。

 

640.webp (1)_副本.jpg

  鸟取,一间终日能听见风声的林间咖啡馆

 

  无论去哪里,风都跟在我们后面来。到港边的咖啡店,风把遮阳伞边缘忙碌地飘扬起来。到无人的帆船码头,船桅不断发出喀答喀答喀答干干的声音。走进林间,风一边轻抚着绿叶一边往四处移动。风把浮在海上的白云吹到某个远方的岸边,又静静舞动开在书桌前窗子边的九重葛花。把路过卖货人的声音传来,把谁家烤羊肉的香味阵阵飘来。我们几乎片刻都无法忘记风的存在。

 

  我去过世界许多地方,但没有像住在希腊岛上时,那样肌肤深深感觉到风的存在过。我感觉到我们简直像是三个人悄悄挨着肩膀,生活在那岛上似的。我们两人,和风。为什么呢?也许本来就是那样的地方。那里,或许风是拥有灵魂般的地方。因为真的是,除了风之外几乎一无所有的,安静小岛。或者,在那里的期间,我正好进入深刻思考风的时期。

 

  思考风这件事,并不是谁都办得到的,也不是随时随地都能办到的。人真的能思考风,是在人生中的一个很短时期。我这样感觉。

 

  (本文摘自摘自《村上春树杂文集》,时报文化出版社,2012年2月版。赖明珠译。图/库索)

朝子
收藏 分享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