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钝角网

首页 外交 大国 周边 新兴国家 安全 经济 七洲志 读书 国际周评


张伦:欧盟建设中历史性的一刻——从欧盟通过经济复苏计划谈起

关键词: 欧盟 欧洲 中国-欧盟关系 美国

来源:FT中文网 2020-07-23 10:12:37

张伦:欧盟建设中历史性的一刻——从欧盟通过经济复苏计划谈起

作者:张伦

欧洲与“新大陆”的美国在共享基本民主与人权价值的基础上保持合作的同时,可就生活与生产方式展开某种良性的“伙伴竞争”,以增加民主、自由、生活与生产的多样呈现与创新,遏制专制势力的扩张,相信这会有助于人类的自由与福祉。这对处于危机时代、面临国际格局的重大变化、现代文明转型的整个世界,都应该会是有很大益处的。

  欧洲乃至世界的历史将来会记住这一天。2020年7月21日凌晨,经过5天上百个小时漫长、艰难的谈判,几度要中断、无果而终的欧洲峰会上的27国领导人终于达成协定,通过了一个包括7500 亿欧元的“经济重建基金”在内的1.8万亿欧元的欧洲重振计划,一个几个月前人们都不敢想象的计划。至此,可以说,因疫情带来的欧盟整合与建设上的危机已经度过,人们所担心的欧洲的解体不仅不会出现,且因此计划的通过,欧盟建设将步入新的一程。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协议签署后称这是“历史性的一刻”。

TIM截图20200723101513.jpg

  欧盟建设的进展与危机

  众所周知,今日的欧盟始于二战后的“煤钢联盟”。1951年,刚刚走出二战烽火的法国、德国、意大利、比利时、荷兰、卢森堡六国,签署“巴黎协定”,次年正式生效,取消彼此间有关煤炭与钢铁这两种多次激化欧洲各国间的矛盾甚至导致彼此征战的战略资源的关税,欧洲历史上第一个超国家的跨国机构诞生。欧盟从此踏上一个漫长的建设路途。

  这一过程取得了当初无法想象的长足的进展,但最近几年,欧洲建设也陷入一系列重大的危机。“冷战”时代,鉴于过去的经验与教训,欧洲人推动欧洲建设的一个重要动因就是避免战争,维系欧洲持久的和平。须知,在这片广阔的大陆上,自罗马帝国崩塌后,作为近代民族国家诞生地,各种争端、战乱绵延不断,造成生灵涂炭,财产损失。两次世界大战的爆发,让欧洲人了解到,一个和平的大陆,人民的幸福,取决于一个让渡部分国家主权、彼此合作、具有协调机构的共同体的构建。从经济到政治,基本上这一过程进展大体顺利。尤其是在“冷战”两大阵营对垒的背景下,来自苏东集团的威胁,也从外部强化、促成了欧洲内部的团结,成为战后欧洲建设进展顺利的另一重大动力。共同的经济市场,马歇尔计划的帮助,为欧洲的重建与繁荣创造了条件。和平、安全与繁荣,人们从欧盟的建设中感受到实实在在的益处。

  但这些都随“冷战”的结束、世界格局的变动而发生了重大变化。欧洲建设在上世纪90年代“冷战”结束初期有过些令人鼓舞的发展。进入本世纪后,虽然有欧元的启动、《尼斯条约》、《里斯本条约》等重大进展,但最近十几年,尤其是2008年世界范围的金融危机爆发后这十几年,欧洲在内部的政策协调、机构建设,应对外部危机与压力的统一行动上,都暴露出一系列弱点、问题,面临新的挑战。在金融债务危机、恐怖主义袭击、难民危机等因素刺激下,来自极左与极右翼敌视欧洲建设的民粹势力不断崛起,给欧洲建设带来极大的冲击,危机不断;前有英国脱欧所代表的各国脱欧势力的崛起,后有此次抗击疫情上的协调不利,各种脱离、解散欧洲的声调不绝于耳,乃至让一些悲观的人们觉得欧洲大厦处于摇摇欲坠的状态。

  欧洲重建的动力

  多年前,在与一些法国人士谈及欧洲建设面临的问题时,笔者曾有过这样的表述:“Europe peut ne pas être populiste, mais ne peut pas être toujours impopulaire”(欧洲可以不是民粹主义的,但不能总是不受民众欢迎的)。意思是说,面临这波全球化的冲击以及当今世界的种种挑战,欧盟建设如果不能够展现出其应有的活力与作用,保护与提升欧盟内部公民的权益,赋予欧盟建设一些让民众切实可感的某种合法性与必要性,那么面临一些困难与危机时,仅靠宣传欧盟的理念就很难保持凝聚民众对欧盟的认可,欧洲民众就会易受各种民粹主义的诱惑,背离欧洲建设蓝图而去。这些年,欧洲建设所面临的危机从根本上讲是源于此。

  世界范围内的认同危机,面对全球化带来的收益与发展上的不平等,在欧洲出现一种对欧洲建设的怀疑与拒斥是必然的。支持欧洲建设的欧洲精英层如果不能对此有深刻的体认并寻找到解决之道,欧盟建设这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尝试之一是有可能归于失败的。

  欧盟需要从上世纪90年代的浪漫主义冲动中解脱,面对新的世界格局进行调整,好好消化在笔者当初看来就有些过快的成员扩展,强化内部整合与决策机制的构建、各种政策的协调,增加决策的灵活性。在那种试图将欧盟迅速拉向一种联邦制的冲动,解散欧盟回归各自民族国家,或只是维系一种经济上的共同市场的各种主张之间,寻找到某种动态的平衡。而其中最重要的是,精英层不能与民众的感受过于脱节,要让欧洲的民众从切实的生活感受中重新燃起对欧盟建设的热情与认可。

  而事实上,近些年国际环境的变化正在给欧洲建设重新启动从外部提供一些新的动能。俄罗斯在乌克兰东部冲突、克里米亚等问题上的表现,让欧洲人生出许多警觉,觉得需要以更多的协调来应对俄罗斯这些年在延缓、阻滞欧洲建设上的所作所为。--显然,从这些年莫斯科针对欧洲的一系列的行动中,我们可以清楚地一瞥这种战略的端倪;对俄罗斯来讲,一个相对分散、整合力较弱的欧洲是对其有益的。

  特朗普时代美国对欧洲的政策,极大地伤及传统的美欧同盟关系。在安全、经贸、环境等议题上,彼此间的信任弱化,这让欧洲觉得有必要在继续保持与美国的合作的同时,保有自己安全、经济、技术上的一定的独立性,加快这些方面欧洲自身的合作。

  同样,对一个崛起的中国来讲,一个具有相对的整合以便对冲其受到的美国压力,但又不具备整体政策协调力的欧洲,也是符合北京的战略设想的。我们可以看到,从上世纪到今天,中国针对欧盟不同国家的情况,基本上是利用经贸利益,采取拉一个打一个的方式来各个击破,使欧洲不具备一个有实效的整体对华政策。但这种策略现在开始碰到某些瓶颈,中国的欧洲边缘策略,即拉拢南欧、东欧经济上遇到困难、政治上也相对弱的国家,来影响制约欧洲整体的对华政策,现在开始遇到越来越多的抵制,各种迹象显示,欧洲正加速采取协调一致的立场来对待中国。

  以中国视为重大突破的意大利对华立场为例,当中国可能还沉浸于其拉拢意大利所取得的成果如让其接收认可“一带一路”的满足感中,得意于疫情严重时对意大利的援助的外交收益,而这事实上却并没有阻挡意大利在一些重大问题上对北京的怀疑,意大利的态度已经在发生重大变化,几天前在华为问题上表态拒绝华为设备,已经说明了这一点。今后,在地缘政治发生重大变化,所谓“新冷战”已初具态势的格局下,欧洲甚至世界范围内这类对华不利的态度转变很可能只会越来越多。

责任编辑: 昀舒

张伦:欧盟建设中历史性的一刻——从欧盟通过经济复苏计划谈起

关键词: 欧盟 欧洲 中国-欧盟关系 美国

来源:FT中文网 2020-07-23 10:12:37

张伦:欧盟建设中历史性的一刻——从欧盟通过经济复苏计划谈起

作者:张伦

欧洲与“新大陆”的美国在共享基本民主与人权价值的基础上保持合作的同时,可就生活与生产方式展开某种良性的“伙伴竞争”,以增加民主、自由、生活与生产的多样呈现与创新,遏制专制势力的扩张,相信这会有助于人类的自由与福祉。这对处于危机时代、面临国际格局的重大变化、现代文明转型的整个世界,都应该会是有很大益处的。

  欧洲乃至世界的历史将来会记住这一天。2020年7月21日凌晨,经过5天上百个小时漫长、艰难的谈判,几度要中断、无果而终的欧洲峰会上的27国领导人终于达成协定,通过了一个包括7500 亿欧元的“经济重建基金”在内的1.8万亿欧元的欧洲重振计划,一个几个月前人们都不敢想象的计划。至此,可以说,因疫情带来的欧盟整合与建设上的危机已经度过,人们所担心的欧洲的解体不仅不会出现,且因此计划的通过,欧盟建设将步入新的一程。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协议签署后称这是“历史性的一刻”。

TIM截图20200723101513.jpg

  欧盟建设的进展与危机

  众所周知,今日的欧盟始于二战后的“煤钢联盟”。1951年,刚刚走出二战烽火的法国、德国、意大利、比利时、荷兰、卢森堡六国,签署“巴黎协定”,次年正式生效,取消彼此间有关煤炭与钢铁这两种多次激化欧洲各国间的矛盾甚至导致彼此征战的战略资源的关税,欧洲历史上第一个超国家的跨国机构诞生。欧盟从此踏上一个漫长的建设路途。

  这一过程取得了当初无法想象的长足的进展,但最近几年,欧洲建设也陷入一系列重大的危机。“冷战”时代,鉴于过去的经验与教训,欧洲人推动欧洲建设的一个重要动因就是避免战争,维系欧洲持久的和平。须知,在这片广阔的大陆上,自罗马帝国崩塌后,作为近代民族国家诞生地,各种争端、战乱绵延不断,造成生灵涂炭,财产损失。两次世界大战的爆发,让欧洲人了解到,一个和平的大陆,人民的幸福,取决于一个让渡部分国家主权、彼此合作、具有协调机构的共同体的构建。从经济到政治,基本上这一过程进展大体顺利。尤其是在“冷战”两大阵营对垒的背景下,来自苏东集团的威胁,也从外部强化、促成了欧洲内部的团结,成为战后欧洲建设进展顺利的另一重大动力。共同的经济市场,马歇尔计划的帮助,为欧洲的重建与繁荣创造了条件。和平、安全与繁荣,人们从欧盟的建设中感受到实实在在的益处。

  但这些都随“冷战”的结束、世界格局的变动而发生了重大变化。欧洲建设在上世纪90年代“冷战”结束初期有过些令人鼓舞的发展。进入本世纪后,虽然有欧元的启动、《尼斯条约》、《里斯本条约》等重大进展,但最近十几年,尤其是2008年世界范围的金融危机爆发后这十几年,欧洲在内部的政策协调、机构建设,应对外部危机与压力的统一行动上,都暴露出一系列弱点、问题,面临新的挑战。在金融债务危机、恐怖主义袭击、难民危机等因素刺激下,来自极左与极右翼敌视欧洲建设的民粹势力不断崛起,给欧洲建设带来极大的冲击,危机不断;前有英国脱欧所代表的各国脱欧势力的崛起,后有此次抗击疫情上的协调不利,各种脱离、解散欧洲的声调不绝于耳,乃至让一些悲观的人们觉得欧洲大厦处于摇摇欲坠的状态。

  欧洲重建的动力

  多年前,在与一些法国人士谈及欧洲建设面临的问题时,笔者曾有过这样的表述:“Europe peut ne pas être populiste, mais ne peut pas être toujours impopulaire”(欧洲可以不是民粹主义的,但不能总是不受民众欢迎的)。意思是说,面临这波全球化的冲击以及当今世界的种种挑战,欧盟建设如果不能够展现出其应有的活力与作用,保护与提升欧盟内部公民的权益,赋予欧盟建设一些让民众切实可感的某种合法性与必要性,那么面临一些困难与危机时,仅靠宣传欧盟的理念就很难保持凝聚民众对欧盟的认可,欧洲民众就会易受各种民粹主义的诱惑,背离欧洲建设蓝图而去。这些年,欧洲建设所面临的危机从根本上讲是源于此。

  世界范围内的认同危机,面对全球化带来的收益与发展上的不平等,在欧洲出现一种对欧洲建设的怀疑与拒斥是必然的。支持欧洲建设的欧洲精英层如果不能对此有深刻的体认并寻找到解决之道,欧盟建设这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尝试之一是有可能归于失败的。

  欧盟需要从上世纪90年代的浪漫主义冲动中解脱,面对新的世界格局进行调整,好好消化在笔者当初看来就有些过快的成员扩展,强化内部整合与决策机制的构建、各种政策的协调,增加决策的灵活性。在那种试图将欧盟迅速拉向一种联邦制的冲动,解散欧盟回归各自民族国家,或只是维系一种经济上的共同市场的各种主张之间,寻找到某种动态的平衡。而其中最重要的是,精英层不能与民众的感受过于脱节,要让欧洲的民众从切实的生活感受中重新燃起对欧盟建设的热情与认可。

  而事实上,近些年国际环境的变化正在给欧洲建设重新启动从外部提供一些新的动能。俄罗斯在乌克兰东部冲突、克里米亚等问题上的表现,让欧洲人生出许多警觉,觉得需要以更多的协调来应对俄罗斯这些年在延缓、阻滞欧洲建设上的所作所为。--显然,从这些年莫斯科针对欧洲的一系列的行动中,我们可以清楚地一瞥这种战略的端倪;对俄罗斯来讲,一个相对分散、整合力较弱的欧洲是对其有益的。

  特朗普时代美国对欧洲的政策,极大地伤及传统的美欧同盟关系。在安全、经贸、环境等议题上,彼此间的信任弱化,这让欧洲觉得有必要在继续保持与美国的合作的同时,保有自己安全、经济、技术上的一定的独立性,加快这些方面欧洲自身的合作。

  同样,对一个崛起的中国来讲,一个具有相对的整合以便对冲其受到的美国压力,但又不具备整体政策协调力的欧洲,也是符合北京的战略设想的。我们可以看到,从上世纪到今天,中国针对欧盟不同国家的情况,基本上是利用经贸利益,采取拉一个打一个的方式来各个击破,使欧洲不具备一个有实效的整体对华政策。但这种策略现在开始碰到某些瓶颈,中国的欧洲边缘策略,即拉拢南欧、东欧经济上遇到困难、政治上也相对弱的国家,来影响制约欧洲整体的对华政策,现在开始遇到越来越多的抵制,各种迹象显示,欧洲正加速采取协调一致的立场来对待中国。

  以中国视为重大突破的意大利对华立场为例,当中国可能还沉浸于其拉拢意大利所取得的成果如让其接收认可“一带一路”的满足感中,得意于疫情严重时对意大利的援助的外交收益,而这事实上却并没有阻挡意大利在一些重大问题上对北京的怀疑,意大利的态度已经在发生重大变化,几天前在华为问题上表态拒绝华为设备,已经说明了这一点。今后,在地缘政治发生重大变化,所谓“新冷战”已初具态势的格局下,欧洲甚至世界范围内这类对华不利的态度转变很可能只会越来越多。

  欧洲建设的历史性一步

  除上述外界因素外,欧盟内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因素,以及政策取向的变化,显然对欧洲下一步的发展至关重要。也是从这个角度来审视,此次欧洲重建计划才显得如此关键。

  历史上,重大的危机也常常促成了欧盟建设的重大发展。疫情初期,因欧盟缺乏公共卫生协调机制,在意大利遭受疫情的严酷打击之际,欧盟以及其他各国的表现是相当不理想的,引发诸多批评,欧洲那些疫情严重的国家的人们对“欧盟有何用”的怀疑也到处蔓延。有些人甚至认为疫情危机证明欧洲建设已告失败。

  也是意识到这种危险,5月18日作为欧洲建设领导者的双驾马车的法德领导人马克龙与默克尔推出一个倡议(French-German Initiative):在欧盟4月疫情中提出稳定经济的大笔支出后,再设立一个后疫情的5000亿经济复苏基金(recovery fund),用来推动欧洲的经济复苏,帮助那些受到疫情严重打击的国家。

  这个建议一提出,在受到一片好评的同时,也立刻引发奥地利、荷兰、瑞典、丹麦、芬兰等被称为“节俭国家”的反对。在5天前欧洲首脑峰会开始之际,也没有人能确定此提议最终会被通过,而原定两天的峰会也因谈判的僵持而不断推延到21日凌晨,在此期间马克龙甚至默克尔都表示过悲观的看法,认为谈判可能会失败,最终无法达成协议,甚至准备好退出谈判。但最终星期二早上5时半,协议最终通过签署。

  谈判中的主要障碍在所谓“节俭国家”不愿意给与意大利、西班牙等国家太多援助。按原定计划筹措的5000亿欧元无偿拨款中,最终欧盟提出妥协方案,降低到3125亿欧元,如果再加上摊到其他年度财政中的相关拨款775亿欧元,达到3900亿欧元。除此之外,在这总额为7500亿欧元的“复苏基金”中,另外还有3600亿欧元为贷款。“复苏基金”的70%将花在2021和2022年度,剩下的30%将在2023年度使用。意大利、西班牙与法国作为三个受到疫情打击最严重的国家,意大利将获得拨款中的818亿欧元,西班牙将获得773亿欧元,法国将获得388亿欧元,接下来是波兰337亿欧元,德国288亿欧元……那些持反对态度的国家因“复兴基金”中无偿拨款部分的总额的降低以及其获得的财政返款额的提升而最终也同意了此计划。

  也许我们没有必要更多地谈及其技术细节,这里只就笔者看来此次“复兴基金”通过可能会对欧洲未来所产生的深远影响略谈几点看法。

  首先,这计划说到底还是欧洲团结的一个具体体现。能否寻找到一些新的超越性的价值目标对欧洲下一步的建设至关重要,欧洲不能只是一种经济意义上的存在,那终究会因各种可能的利益分配矛盾而连带产生政治危机,导致欧盟建设失败。此次振兴计划协议的达成,体现了一种人文与合作互助的精神,这是一个很好的新起点。

  其次,欧盟建设又不能没有经济的基础,各国利益上的协调与风险责任的共享,民众对获得的好处要有感觉等,都是十分重要的因素。比如我们看到欧元曾帮助欧洲有效地应对了种种危机,但也看到因缺乏欧元区共同的财政政策所带来的种种问题。2017年上台伊始,马克龙就主张要建立某种欧元区的有限的共同财政,这几年确实也有进展。欧盟此次在7500亿欧元“复兴基金”外,也通过了一个未来7年的1万亿欧元的财政案,用于推动欧洲的整体经济与社会发展。

  而最具意义的是,此次“复兴基金”所需要的资金将由欧盟成员国作为一个主体共同承担债务责任,去市场上募集,这是欧盟的共同债务。过去这一直被一些成员国所拒绝。现在,因此计划,欧洲国家的人民会通过自己得到的好处以及欧洲各国展现的团结而对欧洲建设更具信心,更具好感与认同。欧洲经济也因此强化了彼此间内在的连带性。

  再次,关于一些资金使用与监督上确立的原则,如将由欧盟理事会依照多数决原则通过欧盟委员会提交的各国制定的资金使用计划,而不是像一些“节俭国家”所希望的那样每个国家都有对计划的否决权。这或将进一步增加欧盟决策的弹性。

  最后,此次重振基金使用上的一些相关规定以及偿还债务上的一些设想,一定会对欧洲以及人类的未来生活产生深远影响。就资金使用上来看,其中最重要有两点。一是30%的资金规定要使用在与气候变迁与环境相关的产业项目上。二是资金使用与欧洲主张的民主与法治、人权的价值挂钩,这主要是针对近几年匈牙利与波兰出现的威权主义倾向,这两国现在都在接受欧盟就其违反欧盟的一些民主与法治的相关规定接受审查。尽管就资金使用及违背欧盟民主价值所可能遭受的惩罚的程序细节还有待确定,但相信这对这两国最近几年在法治、新闻自由等各方面的倒退会有很好的遏制作用,对其他国家也是个警示。

  就债务的偿还而言,欧盟将对那些在欧洲范围牟取了巨额利润且迄今不交税的巨型的跨国数字信息网络公司征税,并在欧盟边境对所有入境的具有污染性的产品征税。相信这些措施一旦落实,对经济的全球治理与环境保护、欧洲民主价值的维护都将具有深远的影响。

  毫无疑问,这次欧洲峰会达成的协议,是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折冲樽俎调和,更是德法两国携手努力推动的成果,是作为欧盟轮值主席的默克尔政治上的胜利,更是一直以推动欧盟建设进展为己任、一直有相关主张的马克龙政治上的胜利,相信会有助于巩固与扩大他们在各自国家内部以及欧洲、世界上的影响。欧洲的建设始于一种经济性同时也带有很强政治意涵的“煤钢联盟”,而此次的“复兴基金”计划,将会给欧盟建设带来可以预期的新的巨大动能。而可以预见的是,在该协议成功签署的激励下,下一步欧盟以同一声音在世界上针对某些国家就某一事件发声的概率将进一步加大,更积极地参与、处理一些世界事务。

  周虽旧邦,其命维新。作为民主、现代文明发源地的“旧大陆”欧洲,即使在去掉英国后,人口仍有4.5亿,整体国民产值相距美国不远,为世界第二,近20万亿美元。欧洲应思考如何检讨自身的问题,在去除一些臃肿沉重的包袱基础上,妥善处理好福利与发展、环境的关系,积极地推动欧盟的建设,在后疫情时代就人类的生活与生产方式、民主与人权价值的捍卫,去探索新的道路。同时,欧洲与“新大陆”的美国在共享基本民主与人权价值的基础上保持合作的同时,可就生活与生产方式展开某种良性的“伙伴竞争”,以增加民主、自由、生活与生产的多样呈现与创新,遏制专制势力的扩张,相信这会有助于人类的自由与福祉。这对处于危机时代、面临国际格局的重大变化、现代文明转型的整个世界,都应该会是有很大益处的。

  作者张伦为法国CY赛尔奇—巴黎大学教授、人文社会之家“全球研究院”教授。

昀舒
收藏 分享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