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钝角网

首页 外交 大国 周边 新兴国家 安全 经济 七洲志 读书 国际周评


法国心中的“特殊”日本

关键词: 法国 日本

来源:《世界知识》2017年第5期 2017-03-06 09:55:00

法国心中的“特殊”日本

作者:周谭豪周少晨

奥朗德入主爱丽舍宫后,强调给予日本“应有的关注”,2013年奥朗德访日期间两国决定构筑“互信的特殊伙伴关系”,制定“2013年〜2018年法日合作路线图”,还建立外长加防长(“2+2”)磋商机制,令日本成为唯一与法国建立相关机制的亚洲国家。

  法国与日本相隔万里,多年来关系不咸不淡,萨科齐时期两国关系甚至一度冰封,但奥朗德入主爱丽舍宫后,强调给予日本“应有的关注”,2013年奥朗德访日期间两国决定构筑“互信的特殊伙伴关系”,制定“2013年〜2018年法日合作路线图”,还建立外长加防长(“2+2”)磋商机制,令日本成为唯一与法国建立相关机制的亚洲国家。今年1月,双方还宣布启动《物资劳务相互提供协定》(ACSA)谈判。那么,日本在法国心中果真“特殊”吗?

640.webp (2)_副本.jpg

  2016年5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问法国时与奥朗德总统会晤

  法日“日久生情”

  历史上,日本长期孤悬东北亚海上,不在亚洲文明圈中心,法日直接交往起步晚、规模小。近代以来,法、日在殖民大扩张中开始利益碰撞,互有恩怨。19世纪中后期,法国先勾结美、荷、俄、英等列强敲开日本国门,又在中日甲午战争后联手俄、德干涉还辽,与日本结下梁子。双方虽在一战中暂撇恩怨,各取所需,但二战期间,日趁法本土战败,一度夺取法属印度支那。

  二战后,法、日因饱经战火,无力再与美、苏争霸世界,双双转以经济重建和周边事务为重点,总体无暇远交。法视日不过是“亚洲国家之一”,并未“高看几眼”,日观法亦然。双边关系因此被动发展,走走停停,不论官方抑或民间,都未建立长效交往机制,经贸摩擦倒时有发生,1991年法国总理克勒松还指责日本“经济侵略”,主张欧共体对日结成工业联盟,令法日关系一度紧绷。

  苏东剧变后,法、日逐渐摆脱两极秩序束缚,加之元气大大恢复,开始更多寻求拓展外交,并日益进入彼此视野。1992年两国借克勒松访日,发起“日本是可能的”与“通往日本的大门”两项活动,拉开迅速发展关系、全面拓展合作的序幕,并在经济、政治、文化及对外援助等领域建立起系列合作机制框架。1995年上台的希拉克总统更是有名的“知日派”,先后十次访日,甚至被曝在东京有情人和私生子。在其力推下,2005年两国签署《法日新伙伴关系宣言》,决定加强外交和安保对话,推进联合国安理会改革等,进一步丰富双边关系内涵。

  希拉克的继任者萨科齐虽对日本多有怠慢,乃至“侮辱”相扑运动,但2012年奥朗德主政后“拨乱反正”,称日本为“无与伦比的伙伴”,力促法日关系重回正轨、蒸蒸日上。

  奥朗德的对日心思

  奥朗德是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历史上唯二的左派总统,其当选社会党已在野17年之久,奥朗德本人又自视颇高,看重“青史留名”,心心念念的就是内外开花、干出政绩。但随其国内改革始终挣扎于理想与现实间,政府内讧激烈、丑闻频出,民心尽丧,奥朗德只得越来越将目光投向外部,“与所有国家发展关系”,其中日本确有其相对“特殊”之处。

  经济上,日本有助于法国纾困。近年法经济低迷,失业率高企,急需外力襄助。而欧盟尤其欧元区经济状况与法半斤八两,美加速吸纳资本回流,新总统特朗普更大肆鼓吹“美国优先”,新兴经济体经济增速则普遍放缓,法须另辟蹊径。而日本经济尽管表现也不抢眼,但其体量乃全球第三,现有双边经贸规模既有一定基础、又有较大潜力,欧盟与日本还正商谈签署自贸协定,于法颇具“性价比”。日在亚洲经济影响力较大,法也愿通过第三方合作更多打开亚洲市场。同时,奥朗德对日首相安倍晋三的“三支箭”经济刺激理念兴致盎然,认为法既可借鉴仿效、推动经济加速增长,又可将其作为“样板”向德国施压,促柏林放松紧缩政策,缓解改革压力。奥朗德多次表示,安倍经济学“对厌倦紧缩的欧洲是好消息”。

  战略上,日有助于法再平衡大国关系。大国平衡一直是法国外交核心主张。从欧盟层面看,法德轴心显著失衡,美、俄等大国也日益重德轻法,而德日关系相对冷淡,巴黎希趁机拉拢东京,拉抬自身地位。从整个国际层面看,欧在中、美、欧、俄四大主要力量中问题最多、综合国力对比颓势日显,特朗普当选后美显露“疏欧近俄”迹象,更令欧日陷于被动,亟欲寻找帮衬。而日与欧同为美国盟友,欧日走近不会进一步触碰特朗普的敏感神经,也许还能“曲线救国”,为欧盟与特朗普“牵线搭桥”;日与中、俄不同程度存在争执,可助欧战略牵制;日积极投入资金、技术参与全球治理,反对“中美共治”,也与欧“气味相投”。奥朗德提出,法日应在“一切秉持共同立场”的国际事务上加强合作,并支持日本“入常”。

  安全上,日本或令法国一举两得。一方面,法本土及周边安全形势空前严峻,屡遭重大恐袭,安全部门却人、财、物力齐缺,军队大规模对非洲的干预旷日持久而成效不彰,政府更无力实质推动中东、非洲和平进程并彻底根除外部乱源。欧美盟友对法支持则反复无常、捉襟见肘。日虽也难成“诺亚方舟”,但出于政治考虑,愿予法一定资金、后勤及培训等支持,也算一根“续命稻草”。另一方面,日本右翼政府为遏制中国崛起,引入域外大国,使朝核问题以及东海、南海等地区安全争端更趋复杂。法国素以“具全球影响力的少数大国”自居,但二战后其影响力基本收缩至霍尔木兹海峡以西,近年随自身实力快速下滑,对非周边事务更鞭长莫及。而日本此举无异予法“重返亚太”的绝佳借口。法更顺势以“无利益纠葛”为由,寻求“居中调停”,开展“无本万利”的“政治投机”。因此,法防长勒德里昂数次参与香格里拉对话会,阐述“南海航行自由对欧重要性”,甚至放言要“推动欧盟军舰在南海定期巡航”。

  人文上,日亦堪当“民主样板”。日本乃非欧美国家中主动“入欧”的先行者,与法“共享民主制度与价值观”,并在西化后跻身列强,为世界尤其亚洲转型国家树立“榜样”。同时,西方“民主模式”不一而足,法自诩“西方民主滥觞”,但近代以来风头始终逊于英美,不甘“正统”旁落。而“日式民主”强调国家权威、集体主义,相较英美而言更接近法,进一步加深法对日好感。此外,法部分人对“岛民”怀抱“淳朴、忠诚”的天然认同,如思想家孟德斯鸠认为“日本人比中国人贪欲更少,更值得信任”,或也是奥朗德与前任萨科齐对日态度“截然不同”的原因之一。

  法日关系“特殊”度有限

  不可否认,法日“特殊伙伴关系”有其“高调奢华有内涵”的一面,但金玉之外“细思恐极”,双边关系只怕华而难实。

  一是政治分量不足。纵观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对外关系,真正够得上“特殊”的不过与德国、非洲、俄罗斯和中国,其中法、德乃欧盟“双引擎”,法非前世今缘、感情复杂,法俄联手制德已历百余年,中法“特殊政治关系”亦已“知天命”,日本难望项背。对日来说,与美关系更是长期优先、安全基石,而美也未必愿看到法日、欧日过于亲密,影响其西方世界领导地位,尤其不愿对日过多松绑。

  二是经贸合作障碍多。法日产业结构及技术层级相似度较高,竞争性大于互补性,故其经贸关系长期存在结构性失衡,贸易摩擦很难根除。法日对农业、公共采购、汽车等领域彼此开放分歧颇深,正是欧日自贸谈判主要矛盾所在,法甚至曾威胁“要求欧盟中止谈判”。双方即便在最看重的军工合作方面也步履蹒跚,对技术流失等问题顾虑重重,一旦遇到澳大利亚潜艇项目等大单仍激烈争夺、互不相让。且日军工业诸多先进技术受美管控,难与法全面分享。

  三是安全合作各有保留。法国外交优先现实利益,不会令自己深陷错综复杂的亚洲纠纷,对日真实实力亦有清醒认识,绝不会以“开罪中国”为代价替日“主持公道”。奥朗德明确称,中日关系“很危险”,法不能“选边站”,并曾当面对安倍强调“中国是法国绕不开的伙伴”。日本同样深知中东、非洲乱局复杂难解,无意过多卷入。

  四是法国对日本军国主义保持警惕。自普法战争起,法多次遭德、日军国主义拖入战争,尝尽国破家亡,对极端民族主义阴魂厌恶至极。戴高乐将军曾批评日本“阴险狡诈,疯狂嗜血”,奥朗德则要求日在历史问题上对邻国“让步”“和解”。法国《回声报》更直言,中韩对日从未承认其历史罪行的指责极为正当,安倍若继续滑向“极端民族主义”,终将“葬送民族振兴的美梦”。

  (作者周谭豪为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助理研究员,作者周少晨为国际关系学院继续教育部讲师)

责任编辑: 朝子

法国心中的“特殊”日本

关键词: 法国 日本

来源:《世界知识》2017年第5期 2017-03-06 09:55:00

法国心中的“特殊”日本

作者:周谭豪周少晨

奥朗德入主爱丽舍宫后,强调给予日本“应有的关注”,2013年奥朗德访日期间两国决定构筑“互信的特殊伙伴关系”,制定“2013年〜2018年法日合作路线图”,还建立外长加防长(“2+2”)磋商机制,令日本成为唯一与法国建立相关机制的亚洲国家。

  法国与日本相隔万里,多年来关系不咸不淡,萨科齐时期两国关系甚至一度冰封,但奥朗德入主爱丽舍宫后,强调给予日本“应有的关注”,2013年奥朗德访日期间两国决定构筑“互信的特殊伙伴关系”,制定“2013年〜2018年法日合作路线图”,还建立外长加防长(“2+2”)磋商机制,令日本成为唯一与法国建立相关机制的亚洲国家。今年1月,双方还宣布启动《物资劳务相互提供协定》(ACSA)谈判。那么,日本在法国心中果真“特殊”吗?

640.webp (2)_副本.jpg

  2016年5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问法国时与奥朗德总统会晤

  法日“日久生情”

  历史上,日本长期孤悬东北亚海上,不在亚洲文明圈中心,法日直接交往起步晚、规模小。近代以来,法、日在殖民大扩张中开始利益碰撞,互有恩怨。19世纪中后期,法国先勾结美、荷、俄、英等列强敲开日本国门,又在中日甲午战争后联手俄、德干涉还辽,与日本结下梁子。双方虽在一战中暂撇恩怨,各取所需,但二战期间,日趁法本土战败,一度夺取法属印度支那。

  二战后,法、日因饱经战火,无力再与美、苏争霸世界,双双转以经济重建和周边事务为重点,总体无暇远交。法视日不过是“亚洲国家之一”,并未“高看几眼”,日观法亦然。双边关系因此被动发展,走走停停,不论官方抑或民间,都未建立长效交往机制,经贸摩擦倒时有发生,1991年法国总理克勒松还指责日本“经济侵略”,主张欧共体对日结成工业联盟,令法日关系一度紧绷。

  苏东剧变后,法、日逐渐摆脱两极秩序束缚,加之元气大大恢复,开始更多寻求拓展外交,并日益进入彼此视野。1992年两国借克勒松访日,发起“日本是可能的”与“通往日本的大门”两项活动,拉开迅速发展关系、全面拓展合作的序幕,并在经济、政治、文化及对外援助等领域建立起系列合作机制框架。1995年上台的希拉克总统更是有名的“知日派”,先后十次访日,甚至被曝在东京有情人和私生子。在其力推下,2005年两国签署《法日新伙伴关系宣言》,决定加强外交和安保对话,推进联合国安理会改革等,进一步丰富双边关系内涵。

  希拉克的继任者萨科齐虽对日本多有怠慢,乃至“侮辱”相扑运动,但2012年奥朗德主政后“拨乱反正”,称日本为“无与伦比的伙伴”,力促法日关系重回正轨、蒸蒸日上。

  奥朗德的对日心思

  奥朗德是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历史上唯二的左派总统,其当选社会党已在野17年之久,奥朗德本人又自视颇高,看重“青史留名”,心心念念的就是内外开花、干出政绩。但随其国内改革始终挣扎于理想与现实间,政府内讧激烈、丑闻频出,民心尽丧,奥朗德只得越来越将目光投向外部,“与所有国家发展关系”,其中日本确有其相对“特殊”之处。

  经济上,日本有助于法国纾困。近年法经济低迷,失业率高企,急需外力襄助。而欧盟尤其欧元区经济状况与法半斤八两,美加速吸纳资本回流,新总统特朗普更大肆鼓吹“美国优先”,新兴经济体经济增速则普遍放缓,法须另辟蹊径。而日本经济尽管表现也不抢眼,但其体量乃全球第三,现有双边经贸规模既有一定基础、又有较大潜力,欧盟与日本还正商谈签署自贸协定,于法颇具“性价比”。日在亚洲经济影响力较大,法也愿通过第三方合作更多打开亚洲市场。同时,奥朗德对日首相安倍晋三的“三支箭”经济刺激理念兴致盎然,认为法既可借鉴仿效、推动经济加速增长,又可将其作为“样板”向德国施压,促柏林放松紧缩政策,缓解改革压力。奥朗德多次表示,安倍经济学“对厌倦紧缩的欧洲是好消息”。

  战略上,日有助于法再平衡大国关系。大国平衡一直是法国外交核心主张。从欧盟层面看,法德轴心显著失衡,美、俄等大国也日益重德轻法,而德日关系相对冷淡,巴黎希趁机拉拢东京,拉抬自身地位。从整个国际层面看,欧在中、美、欧、俄四大主要力量中问题最多、综合国力对比颓势日显,特朗普当选后美显露“疏欧近俄”迹象,更令欧日陷于被动,亟欲寻找帮衬。而日与欧同为美国盟友,欧日走近不会进一步触碰特朗普的敏感神经,也许还能“曲线救国”,为欧盟与特朗普“牵线搭桥”;日与中、俄不同程度存在争执,可助欧战略牵制;日积极投入资金、技术参与全球治理,反对“中美共治”,也与欧“气味相投”。奥朗德提出,法日应在“一切秉持共同立场”的国际事务上加强合作,并支持日本“入常”。

  安全上,日本或令法国一举两得。一方面,法本土及周边安全形势空前严峻,屡遭重大恐袭,安全部门却人、财、物力齐缺,军队大规模对非洲的干预旷日持久而成效不彰,政府更无力实质推动中东、非洲和平进程并彻底根除外部乱源。欧美盟友对法支持则反复无常、捉襟见肘。日虽也难成“诺亚方舟”,但出于政治考虑,愿予法一定资金、后勤及培训等支持,也算一根“续命稻草”。另一方面,日本右翼政府为遏制中国崛起,引入域外大国,使朝核问题以及东海、南海等地区安全争端更趋复杂。法国素以“具全球影响力的少数大国”自居,但二战后其影响力基本收缩至霍尔木兹海峡以西,近年随自身实力快速下滑,对非周边事务更鞭长莫及。而日本此举无异予法“重返亚太”的绝佳借口。法更顺势以“无利益纠葛”为由,寻求“居中调停”,开展“无本万利”的“政治投机”。因此,法防长勒德里昂数次参与香格里拉对话会,阐述“南海航行自由对欧重要性”,甚至放言要“推动欧盟军舰在南海定期巡航”。

  人文上,日亦堪当“民主样板”。日本乃非欧美国家中主动“入欧”的先行者,与法“共享民主制度与价值观”,并在西化后跻身列强,为世界尤其亚洲转型国家树立“榜样”。同时,西方“民主模式”不一而足,法自诩“西方民主滥觞”,但近代以来风头始终逊于英美,不甘“正统”旁落。而“日式民主”强调国家权威、集体主义,相较英美而言更接近法,进一步加深法对日好感。此外,法部分人对“岛民”怀抱“淳朴、忠诚”的天然认同,如思想家孟德斯鸠认为“日本人比中国人贪欲更少,更值得信任”,或也是奥朗德与前任萨科齐对日态度“截然不同”的原因之一。

  法日关系“特殊”度有限

  不可否认,法日“特殊伙伴关系”有其“高调奢华有内涵”的一面,但金玉之外“细思恐极”,双边关系只怕华而难实。

  一是政治分量不足。纵观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对外关系,真正够得上“特殊”的不过与德国、非洲、俄罗斯和中国,其中法、德乃欧盟“双引擎”,法非前世今缘、感情复杂,法俄联手制德已历百余年,中法“特殊政治关系”亦已“知天命”,日本难望项背。对日来说,与美关系更是长期优先、安全基石,而美也未必愿看到法日、欧日过于亲密,影响其西方世界领导地位,尤其不愿对日过多松绑。

  二是经贸合作障碍多。法日产业结构及技术层级相似度较高,竞争性大于互补性,故其经贸关系长期存在结构性失衡,贸易摩擦很难根除。法日对农业、公共采购、汽车等领域彼此开放分歧颇深,正是欧日自贸谈判主要矛盾所在,法甚至曾威胁“要求欧盟中止谈判”。双方即便在最看重的军工合作方面也步履蹒跚,对技术流失等问题顾虑重重,一旦遇到澳大利亚潜艇项目等大单仍激烈争夺、互不相让。且日军工业诸多先进技术受美管控,难与法全面分享。

  三是安全合作各有保留。法国外交优先现实利益,不会令自己深陷错综复杂的亚洲纠纷,对日真实实力亦有清醒认识,绝不会以“开罪中国”为代价替日“主持公道”。奥朗德明确称,中日关系“很危险”,法不能“选边站”,并曾当面对安倍强调“中国是法国绕不开的伙伴”。日本同样深知中东、非洲乱局复杂难解,无意过多卷入。

  四是法国对日本军国主义保持警惕。自普法战争起,法多次遭德、日军国主义拖入战争,尝尽国破家亡,对极端民族主义阴魂厌恶至极。戴高乐将军曾批评日本“阴险狡诈,疯狂嗜血”,奥朗德则要求日在历史问题上对邻国“让步”“和解”。法国《回声报》更直言,中韩对日从未承认其历史罪行的指责极为正当,安倍若继续滑向“极端民族主义”,终将“葬送民族振兴的美梦”。

  (作者周谭豪为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助理研究员,作者周少晨为国际关系学院继续教育部讲师)

朝子
收藏 分享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