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钝角网

首页 外交 大国 周边 新兴国家 安全 经济 七洲志 读书 国际周评


一尊“慰安妇”少女塑像产生的能量

关键词: 日本 韩国

来源:联合早报 2017-01-24 17:37:55

一尊“慰安妇”少女塑像产生的能量

作者:黄彬华

新年伊始,日本为何再为“慰安妇”少女塑像的出现又坐立不安,甚至暴跳如雷呢?

  事缘一年前日韩才签署《日韩慰安妇问题协议》,接着又缔结《日韩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加上近期又紧锣密鼓要在东北亚部署萨德反导弹防御系统,不仅一度摇摆不定的美日韩军事同盟关系已开始修复,一个雏形的东亚“小北约”构想也正成形。日韩关系不仅在改善中,还出现了重建美日韩“铁三角”的势头。

  不料,到了去年年底,东北亚的形势却又突起剧变。一是转变政治方向中的韩国总统朴槿惠,突然遇到“闺蜜干政”丑闻,不仅声败名裂,连政权也岌岌可危;二是日韩刚刚修复的紧密关系,竟然又在“慰安妇”问题上摔一跤,让双方都踢到了铁板,那就是韩国民间团体利用他们塑造的“和平少女像”,不仅展开每周的集体抗议活动,还公开要求日韩废弃12.28签署的《慰安妇问题协定》,显然是要乘胜追击。他们一要阻止日韩保守势力的重新结盟,二要重振韩国的民间力量,三就是利用当前强大的民众力量,既要改变韩国的现状,还企图在这场左右政权争夺战中扭转乾坤。

timg (10)_副本.jpg

  悲愤的短发少女

  韩国艺术家金运成夫妇制作的《和平少女像》,既不能言语,也不能动作,就只坐在那里低头沉思而已,但同情者觉得她楚楚可怜,心虚者却总觉得她满怀悲愤,就这样她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成了反对侵略热爱和平的象征,甚至成了汇集民众力量的之地。特别在民众要求大变革的关键时刻,短发少女像成了大变革的精神原动力。

  首座“慰安妇”少女像,是在2011年12月14日在韩国出现,那是韩国慰安妇受害者援助团体“挺身队问题对策协议会”,每周三在日本驻韩大使馆前举行示威集会,要求日本政府真诚道歉和赔偿的“周三集会”。2011年12月14日,为纪念第1000次“周三集会”,该团体便树立了一尊高约130厘米的少女塑像。这座摆放在首尔日本驻韩大使馆前的少女像,显然是最敏感的一座。接着韩国釜山日本总领事馆前又建了一座。此后,有关团体又在韩国各地,后来包括美国、中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地建立了同样的塑像,到目前为止总数已超过37座。

  越来越多少女像在日本驻外设施前公开展示,虽然是沉默的抗议,其实韩日双方、世界各国都心知肚明,日本还没有为它犯下的战争罪行、羞辱人类道德的行为真诚道歉、反省和赔偿。

  其实,少女像也在提醒世人,日本现任首相安倍晋三总是在马不停蹄对外宣扬其世界和平姿态,其实他就是日本历届政府中最不愿认输,甚至比他曾是准战犯的外祖父岸信介更不愿反省的日本首相。慰安妇问题久久不解决,更显示日本根本无意改过自新,东亚邻国之间也就难于和解,彼此也就不能互信。

  安倍为何又在跺脚

  但日本却从不同角度看待少女像:一它不能在日本驻外领馆周围出现;二它竟然破坏了日本对外形象;三它不能没完没了,总是在“旧事重提”。更严重的是,首尔日本大使馆前的少女像,从2011年设立至今没有撤离,另一座少女像却又在釜山日本总领馆前出现,如此“旧的”不去,“新的”又来,当然使东京焦虑失望,安倍要加倍跺脚了。

  少女像不断在增加,不仅成了韩国民众追讨日本罪行的有力手段,更成了韩国向日本全面外交施压的有效工具,包括韩国恫言要在双方争议的“独岛”(日本称为“竹岛”)上同样建立一座少女像。如此咄咄逼人,确实使安倍政府感到疲于奔命。更重要的是,日本方面原以为,在美国的幕后调停下,两国政府不仅双方已经和解,还在2015年年底闪电签署了正式的《日韩慰安妇问题协议》,从此可以高枕无忧了。

  12.28协议有三大重点:一是日方被迫承认,慰安妇问题是“在当时军方参与下,对大量女性的名誉和尊严带来深重伤害的问题”,日本政府对此“痛感责任”,因此安倍以内阁总理大臣身份,表达“由衷的谢罪和反省”。二是日本承诺从政府预算中支付10亿日元(约1300万新元),供韩国政府建立的“支援”财团“恢复前慰安妇的名誉和尊严,并治愈其心灵伤痛”。三是双方确认,慰安妇问题将通过协议的履行,获得“最终和不可逆的解决”,并承诺今后在联合国等国际场合保持克制,避免就该问题进行相互指责。

  总括一句,日本虽然被迫支付10亿日元,却能就此把慰安妇问题贴上个封条,等同支付了慰安妇问题的“封口费”,日本还是赢了这场世纪的名誉之战。

  但从历史的角度、受害人的立场来看,由于日方断然拒绝使用“赔偿”这一法律字眼,只用所谓“治愈费”这一含糊不清的名词,不仅是一个历史圈套,还极力强调“这是最终和不可逆的解决方案”,强迫受害人永远不得再伸冤,也不能再要求任何赔偿。

  韩国政府左右为难

  日本1995年成立的“亚洲妇女基金会”就是前车之鉴。当时,日本以民间募款和政府资助名义支付所谓“补偿金”,目的是要让慰安妇问题从此销声匿迹。但后来,因为韩国受害人的抗议和集体抵制,妇女基金会解决方案终告胎死腹中。

  12.28协议虽然弥补了一些漏洞,却因为安倍坚持要让日本年轻一代不再承担任何历史包袱,在协议中强调必须申明这是“最终和不可逆转”的,不仅触怒了整个韩民族,而且让韩民族更加发奋图强,甚至集结在少女像前提出了废除12.28协议的要求。日本因此将少女像视为眼中钉,坚持少女像必须撤出日本使馆区,使韩国政府处于左右为难的尴尬局面。

  安倍政府眼看朴槿惠政权已危在旦夕,而少女像领导的民众力量又在日益膨胀,情急智生之下,日本对韩国采取了一连串的高压手段,包括一、安倍公开表示,日本已经按照协议支付了10亿日元,因此韩国必须“诚实”履行其义务。二、指令外务省紧急召回驻韩使节,包括驻首尔大使和釜山总领事。三、即刻中断日韩货币互换协定和日韩高层经济会谈等活动,警告韩国将对它进行制裁,直到韩国就范为止。四、动员自民党高层,包括干事长二阶俊博公开称“韩国是个难搞的国家”、副总理兼财政部长麻生太郎则诋毁韩国,说它是个欠钱不还的国家。

  如此这般羞辱邻国,结果必然是适得其反,就如首尔《朝鲜日报》1月9日一篇评论所说,它“彻底点燃了韩国国民的反日情绪”。

  少女像不应作为交易

  日本之所以暴跳如雷,一是日本认为,双方既然已经签署12.28慰安妇协议,而且收取了日本10亿日元“治愈金”,等同收取了“封口费”,就不得再提“赔偿问题”。二是韩国政府不仅有义务要摆平国内的反对势力,还必须把各地的慰安妇少女像,特别是日本使馆前的少女像一一撤除。

  战后争议不休的慰安妇问题如果真的获得合理解决,韩国人的反日运动肯定会缓和下来,但并不意味着韩国人就不能再提慰安妇问题等历史真相和侵略事实,更不能就此把所有的侵略战争和殖民历史都加以抹去,包括慰安妇少女像等纪念设施也要一并抹去。

  日本却有不同的思维。日本绞尽脑汁保护其靖国神社、崇拜靖国神社,即使现任首相不能公开前往拜祭,众多的高官和国会议员,还是年年朝圣般络绎不绝前往。著名鹰派人物、现任防长稻田朋美陪同安倍前往夏威夷,凭吊过日军偷袭的珍珠港战绩之后,即刻风尘仆仆前往靖国神社,似乎要向她心仪的战神们报告观感。但安倍政府对韩国人塑造的慰安妇少女像,不仅视为洪水猛兽,还千方百计强要韩国政府将它撤离,这不是双重标准,欺善怕恶吗?

  日本政府的高压手段,首先是在火上添油,让韩国民众更加反感;其次是让韩国政界,包括在野党、跃跃欲试准备竞选下届总统的潘基文、文在寅等,全都异口同声主张把“封口费”退还给安倍。安倍政府的失策,不仅造成韩国各界更加的团结,还形成共同保护少女像的统一战线,不仅壮大了少女像的影响力,还让日本显得更加霸道了。

  作者是新加坡退休报人

责任编辑: 朝子

一尊“慰安妇”少女塑像产生的能量

关键词: 日本 韩国

来源:联合早报 2017-01-24 17:37:55

一尊“慰安妇”少女塑像产生的能量

作者:黄彬华

新年伊始,日本为何再为“慰安妇”少女塑像的出现又坐立不安,甚至暴跳如雷呢?

  事缘一年前日韩才签署《日韩慰安妇问题协议》,接着又缔结《日韩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加上近期又紧锣密鼓要在东北亚部署萨德反导弹防御系统,不仅一度摇摆不定的美日韩军事同盟关系已开始修复,一个雏形的东亚“小北约”构想也正成形。日韩关系不仅在改善中,还出现了重建美日韩“铁三角”的势头。

  不料,到了去年年底,东北亚的形势却又突起剧变。一是转变政治方向中的韩国总统朴槿惠,突然遇到“闺蜜干政”丑闻,不仅声败名裂,连政权也岌岌可危;二是日韩刚刚修复的紧密关系,竟然又在“慰安妇”问题上摔一跤,让双方都踢到了铁板,那就是韩国民间团体利用他们塑造的“和平少女像”,不仅展开每周的集体抗议活动,还公开要求日韩废弃12.28签署的《慰安妇问题协定》,显然是要乘胜追击。他们一要阻止日韩保守势力的重新结盟,二要重振韩国的民间力量,三就是利用当前强大的民众力量,既要改变韩国的现状,还企图在这场左右政权争夺战中扭转乾坤。

timg (10)_副本.jpg

  悲愤的短发少女

  韩国艺术家金运成夫妇制作的《和平少女像》,既不能言语,也不能动作,就只坐在那里低头沉思而已,但同情者觉得她楚楚可怜,心虚者却总觉得她满怀悲愤,就这样她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成了反对侵略热爱和平的象征,甚至成了汇集民众力量的之地。特别在民众要求大变革的关键时刻,短发少女像成了大变革的精神原动力。

  首座“慰安妇”少女像,是在2011年12月14日在韩国出现,那是韩国慰安妇受害者援助团体“挺身队问题对策协议会”,每周三在日本驻韩大使馆前举行示威集会,要求日本政府真诚道歉和赔偿的“周三集会”。2011年12月14日,为纪念第1000次“周三集会”,该团体便树立了一尊高约130厘米的少女塑像。这座摆放在首尔日本驻韩大使馆前的少女像,显然是最敏感的一座。接着韩国釜山日本总领事馆前又建了一座。此后,有关团体又在韩国各地,后来包括美国、中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地建立了同样的塑像,到目前为止总数已超过37座。

  越来越多少女像在日本驻外设施前公开展示,虽然是沉默的抗议,其实韩日双方、世界各国都心知肚明,日本还没有为它犯下的战争罪行、羞辱人类道德的行为真诚道歉、反省和赔偿。

  其实,少女像也在提醒世人,日本现任首相安倍晋三总是在马不停蹄对外宣扬其世界和平姿态,其实他就是日本历届政府中最不愿认输,甚至比他曾是准战犯的外祖父岸信介更不愿反省的日本首相。慰安妇问题久久不解决,更显示日本根本无意改过自新,东亚邻国之间也就难于和解,彼此也就不能互信。

  安倍为何又在跺脚

  但日本却从不同角度看待少女像:一它不能在日本驻外领馆周围出现;二它竟然破坏了日本对外形象;三它不能没完没了,总是在“旧事重提”。更严重的是,首尔日本大使馆前的少女像,从2011年设立至今没有撤离,另一座少女像却又在釜山日本总领馆前出现,如此“旧的”不去,“新的”又来,当然使东京焦虑失望,安倍要加倍跺脚了。

  少女像不断在增加,不仅成了韩国民众追讨日本罪行的有力手段,更成了韩国向日本全面外交施压的有效工具,包括韩国恫言要在双方争议的“独岛”(日本称为“竹岛”)上同样建立一座少女像。如此咄咄逼人,确实使安倍政府感到疲于奔命。更重要的是,日本方面原以为,在美国的幕后调停下,两国政府不仅双方已经和解,还在2015年年底闪电签署了正式的《日韩慰安妇问题协议》,从此可以高枕无忧了。

  12.28协议有三大重点:一是日方被迫承认,慰安妇问题是“在当时军方参与下,对大量女性的名誉和尊严带来深重伤害的问题”,日本政府对此“痛感责任”,因此安倍以内阁总理大臣身份,表达“由衷的谢罪和反省”。二是日本承诺从政府预算中支付10亿日元(约1300万新元),供韩国政府建立的“支援”财团“恢复前慰安妇的名誉和尊严,并治愈其心灵伤痛”。三是双方确认,慰安妇问题将通过协议的履行,获得“最终和不可逆的解决”,并承诺今后在联合国等国际场合保持克制,避免就该问题进行相互指责。

  总括一句,日本虽然被迫支付10亿日元,却能就此把慰安妇问题贴上个封条,等同支付了慰安妇问题的“封口费”,日本还是赢了这场世纪的名誉之战。

  但从历史的角度、受害人的立场来看,由于日方断然拒绝使用“赔偿”这一法律字眼,只用所谓“治愈费”这一含糊不清的名词,不仅是一个历史圈套,还极力强调“这是最终和不可逆的解决方案”,强迫受害人永远不得再伸冤,也不能再要求任何赔偿。

  韩国政府左右为难

  日本1995年成立的“亚洲妇女基金会”就是前车之鉴。当时,日本以民间募款和政府资助名义支付所谓“补偿金”,目的是要让慰安妇问题从此销声匿迹。但后来,因为韩国受害人的抗议和集体抵制,妇女基金会解决方案终告胎死腹中。

  12.28协议虽然弥补了一些漏洞,却因为安倍坚持要让日本年轻一代不再承担任何历史包袱,在协议中强调必须申明这是“最终和不可逆转”的,不仅触怒了整个韩民族,而且让韩民族更加发奋图强,甚至集结在少女像前提出了废除12.28协议的要求。日本因此将少女像视为眼中钉,坚持少女像必须撤出日本使馆区,使韩国政府处于左右为难的尴尬局面。

  安倍政府眼看朴槿惠政权已危在旦夕,而少女像领导的民众力量又在日益膨胀,情急智生之下,日本对韩国采取了一连串的高压手段,包括一、安倍公开表示,日本已经按照协议支付了10亿日元,因此韩国必须“诚实”履行其义务。二、指令外务省紧急召回驻韩使节,包括驻首尔大使和釜山总领事。三、即刻中断日韩货币互换协定和日韩高层经济会谈等活动,警告韩国将对它进行制裁,直到韩国就范为止。四、动员自民党高层,包括干事长二阶俊博公开称“韩国是个难搞的国家”、副总理兼财政部长麻生太郎则诋毁韩国,说它是个欠钱不还的国家。

  如此这般羞辱邻国,结果必然是适得其反,就如首尔《朝鲜日报》1月9日一篇评论所说,它“彻底点燃了韩国国民的反日情绪”。

  少女像不应作为交易

  日本之所以暴跳如雷,一是日本认为,双方既然已经签署12.28慰安妇协议,而且收取了日本10亿日元“治愈金”,等同收取了“封口费”,就不得再提“赔偿问题”。二是韩国政府不仅有义务要摆平国内的反对势力,还必须把各地的慰安妇少女像,特别是日本使馆前的少女像一一撤除。

  战后争议不休的慰安妇问题如果真的获得合理解决,韩国人的反日运动肯定会缓和下来,但并不意味着韩国人就不能再提慰安妇问题等历史真相和侵略事实,更不能就此把所有的侵略战争和殖民历史都加以抹去,包括慰安妇少女像等纪念设施也要一并抹去。

  日本却有不同的思维。日本绞尽脑汁保护其靖国神社、崇拜靖国神社,即使现任首相不能公开前往拜祭,众多的高官和国会议员,还是年年朝圣般络绎不绝前往。著名鹰派人物、现任防长稻田朋美陪同安倍前往夏威夷,凭吊过日军偷袭的珍珠港战绩之后,即刻风尘仆仆前往靖国神社,似乎要向她心仪的战神们报告观感。但安倍政府对韩国人塑造的慰安妇少女像,不仅视为洪水猛兽,还千方百计强要韩国政府将它撤离,这不是双重标准,欺善怕恶吗?

  日本政府的高压手段,首先是在火上添油,让韩国民众更加反感;其次是让韩国政界,包括在野党、跃跃欲试准备竞选下届总统的潘基文、文在寅等,全都异口同声主张把“封口费”退还给安倍。安倍政府的失策,不仅造成韩国各界更加的团结,还形成共同保护少女像的统一战线,不仅壮大了少女像的影响力,还让日本显得更加霸道了。

  作者是新加坡退休报人

朝子
收藏 分享

声明:凡注明来源"钝角网"文章的,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原文链接。本网站作为互联网言论交流平台,所刊发文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参与评论